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建设工程●房地产 > 正文

违法发包雇员受害仍赔偿

作者: 日期:2011-2-19 13:17:07 人气:

济宁律师网转载自 网址:http://www.jnls.com.cn

作者:李昌纹  

【案情介绍】2007113日,广南清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把南秀西路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发包给麻栗坡县建筑工程总公司施工。同年119日,麻栗坡县建筑工程总公司的全权代表人邱真才又将该公司承建南秀西路基础设施建设中的土方工程承包给王清仁(无资质)施工。王清仁在土方工程的开挖、运输、回填过程中,向开有中型自卸货车的驾驶员进行宣传:“凡开中型自卸货车来我工地在200米的范围内运送土方的,每车按11元计价,凭记录员登记发放的纸票进行结算”。不少驾驶员开其中型自卸货车前来拉运。

 

200846,王加康(无驾驶执照)开其中型自卸货车在拉运土方的过程中,未按规定将车斗放下行驶,导致车斗挂着横跨工地的电缆线时处理不当,使电缆线摆动弹回将其从车顶坠落,造成胸椎骨折、脱位并脊髄完全性损伤。送文山州人民医院治疗32天后,经文山州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为一级伤残;护理依赖为一级。后经双方协商未果而诉致法院,请依法判令广南清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王清仁赔偿因其在工地拉运土方造成的人身损害共计人民币80余万元。在诉讼中,王加康申请追加麻栗坡县建筑工程总公司作为本案共同被告。

 

【法官判决】法官审理后认为:王加康驾驶自卸货车在王清仁雇请的记录员指定下运送土方,该记录员除具有登记的职责外,还具有指挥监督的性质,符合雇佣法律关系的构成要件,应认定为雇用法律关系。鉴于王加康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无证驾车,且车箱卸完土后不按规定放下,是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主要原因,应承担80%的主要责任。其主张的后续治疗费在依法保护的同时亦按其过错大小作出相应的扣减。王加康虽为农民户口,但居住、生活在城镇,其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

 

王清仁在具体的施工过程中,应当预见横跨工地的电缆线是影响施工的不安全因素之一,而未予预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应承担20%的民事赔偿责任。

 

麻栗坡县建筑工程总公司作为承包人应当知道分包土方工程的王清仁没有相应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而放任其施工,对此造成的法律后果,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广南清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麻栗坡县建筑工程总公司签订的合同中,对施工安全问题均作了明确的约定,广南清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根据合同的约定不承担赔偿责任。据此,依法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王清仁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王加康因身体受到伤害所造成的部份经济损失人民币159148.88元;由被告麻栗坡县建筑工程总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被告广南清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王加康的其他诉讼请求。

 

【点评】审判实践中,存在一些不易区分的边缘性案件,法官对此必须作出准确的判断。就本案而言,是否是雇佣法律关系可综合分析下列因素:(1)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关系;2)是否由一方指定工作场所、提供劳动工具、限定工作时间;3)是定期给付劳动报酬还是一次性结算劳动报酬;(4)是继续性提供劳务,还是一次性独立提供劳务;(5)当事人一方所提供的劳务是否构成合同相对方的业务或者经营活动的组成部分。如当事人之间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关系,由一方指定工作场所,提供劳动工具或设备,限定工作时间,定期给付劳动报酬,所提供的劳动是接受劳务一方生产经营活动的组成部分,应认定为雇佣法律关系。本案认定为雇佣法律关系是符合上述民事法律关系的构成要件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司法解释》中明确规定了区别农村与城市户口而有不同的赔偿标准,而且差别非常大,由此造成“同命不同价”现象,法律界对此意见分歧较大。本案按照法律的公平原则,判决一个农民工的伤残赔偿金按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计算赔偿数额,无疑是人身损害赔偿领域的破冰之举。该案的判决,打破了原有的带着浓厚户籍歧视色彩的赔偿原则,初步消除现行户籍制度及其由此而形成的城乡二元体制对损害赔偿案件审理的影响,化解了赔偿金额因城乡户籍身份不同而产生的鸿沟与分野,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得到应有的体现。因此,要从根本上实现城乡居民赔偿的平等权利,最高法院应尽快废除这一歧视性的、与宪法精神相抵触的司法解释,从而确立城乡居民平等的赔偿原则。

 

“有损失才有赔偿”,这是民事赔偿责任的基本原则,也是法律公平的必然要求。这一原则暗含了赔偿的两个前提:其一,损害已经发生;其二,损失的数额可以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对后续医疗费的事前救济做了有条件的、授权性的例外规定。可以看出,法律以事后赔偿为原则,以事前救济为例外,但都要求损失的数额是“确定”的。法律对事前赔偿作出例外规定,是针对那些医疗费用巨大,赔偿权利人可能因无力支付巨额的医疗费用而致生命健康受到威胁,在生存权的保护与公平原则之间作出的价值选择。本案的后续治疗费与医疗费一并判决,满足了这一例外性的规定,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符合我国的民事立法精神。

 

(作者系云南广南县法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济宁律师网——山东中昊律师事务所李传册律师欢迎您!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没有资料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