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农村宅基地●土地承包 > 正文

农村建房安全隐患问题

作者: 日期:2011-2-19 11:57:41 人气:

 

 

2010311   http://www.jnls.com.cn    济宁律师网转载  

 

【问题提示】

 

如何防止农村建房过程中建房主、施工承包人员、其他人员及财产因施工安全造成损失?

 

【要点提示】

 

农村建房过程中建房主、施工承包人员、其他人员因施工安全造成损失的预防与治理。

 

【案例索引】

 

云南省陆良县人民法院(2007)陆民初字第745号民事判决书(20071020日)。

 

【案情】

 

原告:王华昆、王家云、陈翠兰

 

被告:陈秋国、程宗武、程宗明

 

原告诉称:被告程宗明、程宗武两兄弟的房子相邻,原建好一层。200733日,程宗明、程宗武将建二、三层工程承包给陈秋国,包工不包料。在施工过程中陈秋国的施工员找原告去砌墙。200751日上午10时许,原告在砌程宗明家三楼天井6分墙时,被告程宗明、程宗武两家的中间墙倒下,连人带墙掉入院中。原告当场昏迷,经送陆良县培芳医院抢救,后转昆明延安医院治疗35天,因家中无钱治疗回家休养,伤情经鉴定为二级伤残,后期治疗费6500元,今后二级护理依赖,残疾用具评估。经双方多次协商,被告拒绝赔偿,对原告不闻不问,程宗明、程宗武每人付过1000元医疗费,现要求三被告赔偿原告各项费用345401.2元。

 

被告陈秋国辩称:1、原告陈诉事实不清,我承揽施工的范围只限于房顶的搅拌和室内施工,没有房顶砌墙工程量,原告表示我叫来施工的人员。2、原告是被其自己砌的墙倒下致伤的,我施工完三层房顶后,房主把房顶的砌墙工作交给他人干,我看原告的墙不正,就建议他拆掉,房东知道要求他拆,他说倒不了,原告砌完后来砌边墙是,他自己砌的墙倒下来把他推了掉下来。原告从没找我提出过任何要求,只是诉讼时,原告失去理智把我作为被告,原告不是为我干活的人,我不应承担责任。3、本案不适用雇员损害赔偿的法律规定,原告是被其自己砌的墙倒下致伤的,不是在从事雇佣活动范围内的行为所致,应适用倒塌物损害赔偿规定,由管理人或所有人进行赔偿。

 

被告程宗武、程宗明共同辩称:1、答辩人与原告没有雇佣关系,答辩人是将建房发包给陈秋国按图施工,具体操作由陈秋国负责。2、工伤事故双方签约前一明确约定有施工方负责。3、王华昆的雇主系陈本瑞,应由直接雇主承担责任,陈秋国将工程转给四川来招亲的陈本瑞建盖,陈本瑞直接雇佣王华昆砌墙,出事后陈本瑞逃避,应找直接雇主追偿。4、受害人王华昆与陈本瑞违章操作,本人又不可推卸的责任,王华昆与陈本瑞砌答辩人家隔墙时砌歪掉,答辩人发觉后要求返工重砌,王华昆反而说“晃墙不倒,倒墙布晃”,过于自信拒绝返工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

 

陆良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733日、323日,被告陈秋果分别与被告程宗武、程宗明签订建房合同,合同约定由陈秋果以包工毫不包料的方式为程宗武、程宗明两家建盖相邻私人住房,其中程宗武家工程量为主体、内外粉刷、贴墙砖、水电安装,完工后“扫地坐屋”,程宗明家工程量为主体。在施工过程中,在工地从事砌墙工作的陈本瑞(又名陈老大)邀约原告王华昆到工地砌墙。200751日上午,陈本瑞和王华昆砌好程宗武、程宗明两家楼顶的共用隔墙后,王华昆在砌程宗明家楼顶天井边墙是,共用隔墙倒塌将王华昆推倒摔落在程宗明家一楼院中致王华昆受伤。王华昆于当日被送至陆良县培芳医院抢救后转至昆明市延安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1、第一腰椎暴裂骨折并全瘫;2、双侧胸腔积液;3、双肾挫伤(肾包膜下血肿):4、多发肋骨骨折。于200766日病情好转出院,开支医疗费32326.94元。王华昆的伤情经曲靖珠源司法鉴定中心于2007627日鉴定和评定为:1、腰部损伤程度属二级伤残;2、后续手术费及治疗费需人民币6500元;3、胸腰部损伤并截瘫属二级护理依赖;4、需配置轮椅、做便器帮助其行走、解大便。配置的普乐轮椅每辆价值人民币2950元,需5年一换,坐便器每个价值人民币350元,每个可正常使用2年。王华昆为此共开支鉴定、评估、会诊费1310元,打印材料费60元。王华昆及其陪护亲属在治疗、鉴定、评估过程中开支车旅费1281元。王华昆治疗过程中,程宗武、程宗明各支付给王华昆医疗费1000元。后双方为赔偿问题发生争执,原告王华昆于2007727日诉至本院,要求三被告赔偿各项费用334421.2元。诉讼过程中,原告王家云、陈翠兰申请参加诉讼,要求三被告赔偿赡养费10980元,本院依法追加其作为共同原告参加诉讼。三被告以王华昆系陈本瑞所雇佣为由共同申请追加陈本瑞作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本院依法通知陈本瑞参加诉讼,但陈本瑞下落不明,三原告以王华昆系陈秋果所雇佣为由明前表示放弃对陈本瑞的起诉。另查明,原告王家云、陈翠兰共生育一女二子,均成年独立生活。

 

【审判】陆良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告王华昆在建房施工作业中因墙体到陶从楼顶被推倒摔落在院中致伤身体,三被告随无主观上的过错,但被告程宗武、程宗明作为倒塌墙体的共同所有权人和建房的受益人,被告陈秋国作为承包建房工程的承包人和施工负责人,均未尽安全管理和注意义务,对原告损害后果的发生依法都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于三被告认为原告王华昆系陈本瑞果雇佣人员,且王华昆在作业中存在过错,以及被告陈秋国认为倒塌墙体不属其承包工程服务的诉讼主张,举证责任在于三被告,而三被告所举证不足以证实其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三被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本院对其诉讼主张不予支持,据此可以认定原告王华昆系被告陈秋国所雇佣从事建房施工的雇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损司法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雇员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之规定,被告程宗武、程宗明应当知道被告陈秋国务建筑资质而将建房工程承包给被告陈秋国,故应与被告陈秋国承担连带责任。对于被告程宗武、程宗明认为建房合同已约定安全事故应由施工方负责的诉讼主张,因该约定违反法律规定,属无效条款,故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综上,本案原告王华昆受害的民事赔偿责任应由三被告连带承担。

 

对于原告王华昆的赔偿范围,根据《人损司法解释》之规定,确定为:医疗费32326.94元,误工费1993.6元(35.6元×35天×1人)、住院伙食补助费525元(15元×35天)、交通费1281元、鉴定评估会诊及材料打印费1370元、残疾赔偿金40500元(13017元×20年×1人),后续治疗费6500元、后期护理费260340元(13017元×20年×1人),轮椅费11800元(2950元×20年÷5年)、坐便器费3500元(350×20÷2年),合计361382.54元。原告王华昆诉讼请求的数额为334421.2元,可视为其自行处分其民事权利的行为,应确定为其诉讼请求的数额。

 

对于原告王家云、陈翠兰要求赔偿赡养费的诉讼请求,符合《人损司法解释》第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数额确定为7320元(2196元×2人÷3人)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陈秋国、程宗武、程宗明连带赔偿原告王华昆医疗费、误工费、住院期间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鉴定评估会诊及打印费、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后期护理费、轮椅费、坐便器费,共计334421.2元,扣除已支付2000元,实际再赔偿332421.2元。

 

二、由被告陈秋果、程宗武、程宗明连带赔偿原告王家云、陈翠兰赡养费7320元。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均未上诉。

 

【评析】

 

一、关于农村私人建房安全应由谁承担责任的问题

 

原告王华坤认为:其在为被告程宗明家三楼砌筑天井6分墙时,被告程宗明、程宗武两家的中间墙倒下,原告连人带墙掉入院中,致使其受伤。故其受伤致残的医疗费、误工费、住院期间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鉴定评估会诊及打印费、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后期护理费、轮椅费、坐便器费等费用应当由被告承担。

 

被告陈秋国认为:原告是被其自己砌的墙倒下致伤的,我施工完三层房顶后,房主把房顶的砌墙工作交给他人干,原告不是为我干活的人,我不应承担责任。本案不适用雇员损害赔偿的法律规定,原告是被其自己砌的墙倒下致伤的,不是在从事雇佣活动范围内的行为所致,应适用倒塌物损害赔偿规定,由管理人或所有人进行赔偿。

 

被告程宗武、程宗明认为:其与原告没有雇佣关系,其是将建房发包给陈秋国按图施工,具体操作由陈秋国负责、工伤事故双方签约前已明确约定有施工方负责,王华昆的雇主系陈本瑞,应由直接雇主承担责任,受害人王华昆违章操作,受害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案的责任人为何人?目前,我国法律关于私人建房时请他人为自己施工,各方享有的权利及应当承担的义务未作规定。在无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只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中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的法律依据即《解释》的第十一条,因此被告陈秋国作为承包建房工程的承包人和施工负责人,均未尽安全管理和注意义务,对原告损害后果的发生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同时《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雇员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虽然被告程宗武、程宗明认为建房合同已约定安全事故应由施工方负责,但因该约定违反法律规定,属无效条款。被告程宗武、程宗明明知道被告陈秋国无建筑资质而将建房工程承包给被告陈秋国,故应与被告陈秋国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本案依据《解释》所作出的判决是符合《解释》的立法精神。本案在执行过程中,原被告达成执行和解,原告考虑到被告的能力,放弃部分权利,最终双方以赔偿128000了解此案。原告丧失了劳动能力,被告失去了金钱,但是谁是赢家、谁是输家?这都是安全引发的问题。

 

二、私人建房安全问题应引起广泛关注

 

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收入越来越高,生活质量也随着提高,人们的住房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于是,作为农民最大的投资即私人建房的越来越多,建筑高度在三、四层(8-9米),建盖高度达七、八层(21-24米)现象也屡见不鲜,这些房屋均是农村村民在本村委会的宅基地上私人建盖,施工人员同样为农村富余劳动人员,建房者、承包者在没有专业的安全人员指导下进行建盖房屋。建房者认为承包给施工人后只要合同中约定安全事故由施工者承担自己就无责任,施工承包人又为经济效益而忽视安全问题,导致建房出现的安全问题也越来越多。同时建房者、施工承包人均为农民,因此无论是建房者还是施工承包人抵抗安全事故的能力均非常低下。导致当建盖房屋出现安全事故时,无论是建房者还是施工承包人均无力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而受害人为讨回自己的经济补偿而采取各种行为,诸如到建房者、承包者家中打闹,向当地政府诉请,向法院起诉。但当当地政府、法院解决后,因同样为农民建房者、承包者抗风险能力低下,无法按照政府、法院解决的方案赔偿受害人。导致受害人到各级政府、人大、政协、法院进行上访,以寻求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来解决因建房安全引起的纠纷。笔者认为农村建房存在着以下问题。

 

(一)、农村建房缺乏科学规划设计,房屋存在质量问题

 

在我国广大农村,土地依照现行法律的规定属于集体所有,农民要想建盖房屋,只有向代表集体的村民委员会申请,由村委会提请乡、镇政府审核,最后由县土地局核准,建设局颁发建设许可证。作为初审的村委会不具备农村建房的规划设计能力,农民在建房时也无规划设计的意识,导致农村建房出现各自为政,各自按自己的想法进行建盖房屋。在建盖过程中,出现房屋的质量问题,诸如建筑基础存在安全、建筑物需防水部分未作防水处理、建筑物的柱(墙)体发生开裂等建筑物质量安全问题。

 

(二)、农村建房没有相应的技术、安全规范或标准

 

传统建筑中,我国建盖房屋均由工匠进行,房屋大体以土木结构为主,对建筑施工人的要求相对要低。我们不否认老祖先留下的高超建筑工艺和方法,像故宫、十三陵那样的建筑精美且安全的房屋是举全国之力建设,故老祖先当中不乏建筑大师。但是,今天农村建盖房屋是向地下、空中大力发展,这发展方式的规模形成,使我国传统土木结构房屋的建盖方式已频临灭绝,传统施工工艺灭绝。因此,现代农村房屋建盖对施工人员的要求越来越高,不但对施工人的技术要求高,对施工人的安全要求也更加提高。施工人的技术等级、安全保障等级如何确定?我国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对农村建房的施工承包人的从业资格、施工技术等级、安全保障等级作出规定。因此,在建房中任何人均可能成为施工承包人,但其对建盖的房屋的质量、施工过程中的安全、如何对施工人员进行管理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式。建房者也无法明确所建盖房屋的质量要达到什么标准?施工过程中的人员、财产安全问题如何防范?

 

(三)、农村建房施工过程中未能采取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

 

农村建房过程中,因没有相应的技术、安全规范或标准,导致无任何安全保障措施就开工建设的现象比比皆是。诸如没有安全外架或者采用竹竿的安全系数小的外架、施工人员不戴安全帽、施工人员不穿防滑鞋、施工人员未投保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等。由于各种安全保障措施不到位,在施工过程中极容易造成施工人员受伤、建房者受伤、第三人受伤或者其他财产受损。

 

(四)、农村建房的安全监管存在缺失

 

因农村建房只要向集体申请,经审核批准即可进行。在施工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房屋质量、人员安全、财产安全由谁来监管?怎样监管?在法律上出现空白,出现建筑质量、人员安全、财产安全问题时无法依据现有法律进行处理。

 

【探索】

 

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如何解决这类因私人建盖房屋引发的安全纠纷?笔者认为应从以下几个发面着手。

 

1、尽快出台私人建房的法律、法规,做到有法可依

 

随着农村私人建房越来越多,越来越高的现象出现,表明我国农村的经济得到很好发展。但是建房过程中的安全问题也随之出现,并表现的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于解决。到目前为止,我国除最高人民法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关于雇员受损可以适用于农村建房过程中责任划分外尚无一部完整的调整农村建房方面的法律。因此,立法机关应从农村建房的面积、高度,建房者、施工承包人员的权利义务,施工承包人的应当具备的条件,建房的安全监管、质量监管,建房合同的履行等,发生安全事故的救助措施与责任划分等方面作出明确规定,真正做到农村建房发生建筑质量安全、人员财产安全事故时有法可依。

 

2、建立相应的农村建房保险机制

 

国家可以建立类似于机动车辆交通事故强制保险方面的农村建筑强制保险机制。在这个机制中,除可要求施工人员投保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外,还要求对建房者、施工承包人投保一定的强制保险。农村建房者、施工承包人在建房前向保险公司缴纳强制保险费用后,土地局、建设局尚可办理各种许可手续。以保障在发生建房过程中的人员、财产安全时,作为受害者才能得到相应的保险赔偿,防止受害者无法得到赔偿而陷入困境引起的社会矛盾。

 

3、建立相应的监管机制

 

在我国由于没有相应的法律对农村建房作出监管方面的规定,农村建房几乎处于无人监管的真空状态。因此,加强监管是防止或减少农村建房安全事故发生的重要保障。①、由于农村建房需要村民向村民委员会申请占用宅基地,乡、镇土地管理所复核,县、市土地局核准,在这个过程中就可以由初审部门即村民委员会在乡、镇土地管理所,县、市土地局的指导下作为最原始的监管部门,其监管的内容包括土地安全、使用质量。②、由于农村建房需要村民向建设局申请建设许可证,在这个过程中就可以由初审部门即村民委员会在县、市土地局的指导下作为最原始的监管部门,其监管的内容包括建筑安全、质量。③由村民委员会在乡、镇安全所,县、市安全局得专业指导下监管建筑施工过程中的人员、财产安全。在监管过程中,县、市土地局、建设局、安全局在人员、财产安全方面的监管以安全局为主,安全局可设立一至二名农村建设安全员从事指导农村村民委员会对农民自行建盖房屋的安全监管工作。

 

和谐社会以安居、乐业为基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皆欢颜”的时代一去不复还,但是现在农村因建房造成的建筑质量、人员、财产等方面的损失却越来越无法估量。

 

作者:  云南省陆良县人民法院  王爱坤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没有资料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