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热点新闻 > 正文

陕西汉中为母复仇杀人案被告人今日在汉中中院开庭判决死刑

作者:jnls 日期:2019-01-08 10:32:43 人气:


                      

  

     备受关注的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今天(1月8日)9时,在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庭审过程,在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上,进行图文直播。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庭宣判张扣扣因犯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处死刑。

    参加今天旁听的有当事人部分亲友、媒体记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群众代表等。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此次开庭审理由于曾作为证人接受过调查做过笔录,张扣扣父亲、姐姐均不能到庭旁听。

    22年前,张扣扣因目睹其母亲被邻居王家人打死。2018年2月15日,张扣扣将王家父子3人当众杀害。张扣扣案引起广泛舆论关注,1月8日上午,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在陕西汉中市中院开庭审理。

    根据汉中中院官微,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称经依法审理查明,1996年8月27日,因邻里纠纷,张扣扣母亲汪秀萍被王正军(男,时年17岁)伤害致死。1996年12月5日,王正军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18年春节前夕,张扣扣发现王正军在家过年,便先后购买、准备好帽子、口罩、单刃刀、玩具手枪、汽油瓶等作案工具伺机报复。

2018年2月15日12时许,张扣扣看到王正军、王校军(王正军之兄,男,殁年46岁)与其亲戚一行十余人上山祭祖,便带上事先准备的帽子、口罩进行伪装,携带单刃刀、玩具手枪尾随。待王正军、王校军机组返回,行至原三门村村委会门口村道时,张扣扣趁王正军不备,先持单刃刀对王正军进行捅刺。王校军等人惊慌跑离现场时,张扣扣又持刀追上王校军进行捅刺,期间王校军摔进路边沟渠,张扣扣跳进沟渠继续对王校军进行捅刺,直至王校军倒在沟渠不动,又返回对已倒在路边的王正军再次进行捅刺。随后张扣扣进入王自新(王正军之父,殁年70岁)家院子,持刀对坐在门口的王自新进行捅刺,直至王自新倒地不动。

张扣扣返回家中,拿上先准备好的一把菜刀和装有汽油的红酒、啤酒瓶各一个,来到王校军停放在村民家门前桥上的小轿车旁边,用菜刀把小轿车左右车窗玻璃砍碎,并点燃两个酒瓶,分别扔在该车的后排座椅和后车窗玻璃部位,致该车后部燃烧严重受损。随后张扣扣逃离现场。13时许,经120急救人员检查,三名被害人均已死亡。2018年2与17日7时许,张扣扣到公安机关投案。

检察机关认为,张扣扣为泄愤报复,持单刃刀捅刺被害人,故意剥夺他人生命,造成三人死亡的严重后果,构成故意杀人罪;毁坏他人车辆,造成人民币32142元损失的行为,构成故意损毁财物罪。


对此,张扣扣坚持其个人观点,他称:“如果我妈不死我的命运也不会因此改变,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家造成的,并不是我对社会不满,对工作不满。”

张扣扣的辩护人认为,张扣扣在此前没有任何违法犯罪前科,该案有着极其的特殊性,具备民间法的某些争议元素,张扣扣应该能有生的希望,“张扣扣本质上并不是坏人,恳求法庭留给张扣扣一条生路”。

 


   


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张扣扣家与被害人王自新家系邻居。1996年8月27日,因邻里纠纷,王自新三子王正军(时年17岁)故意伤害致张扣扣之母汪秀萍死亡。同年12月5日,王正军被原南郑县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此后,两家未发生新的冲突,但张扣扣对其母亲被伤害致死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长期不如意,心理逐渐失衡。2018年春节前,张扣扣发现王正军回家过年,产生报复杀人之念,遂准备了单刃刀、汽油燃烧瓶、玩具手枪、帽子、口罩等作案工具,并暗中观察王正军及其家人的行踪。2018年2月15日12时许,张扣扣发现王正军及其兄王校军与亲戚上山祭祖,便戴上帽子、口罩等进行伪装,携带单刃刀、玩具手枪尾随王正军、王校军至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原三门村村委会门口守候。待王正军、王校军返回时,张扣扣持刀朝王正军颈部、胸腹部等处割、刺数刀,又朝王校军胸腹部捅刺数刀,之后返回对王正军再次捅刺数刀,致二人死亡。张扣扣随后到王自新家中,持刀朝王自新胸腹部、颈部等处捅刺数刀,致其死亡。张扣扣回家取来菜刀、汽油燃烧瓶,又将王校军的小轿车左后车窗玻璃砍碎,并用汽油燃烧瓶将车点燃,致该车严重受损,毁损价值32142元。张扣扣随即逃离现场。2月17日7时许,张扣扣到公安机关投案。

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扣扣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杀人后故意焚烧他人车辆,造成财物损失数额巨大,其行为又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张扣扣蓄谋报复杀人,选择除夕之日,当众行凶,先后切割、捅刺被害人王正军、王校军和王自新的颈部、胸腹部、背部等要害部位共计数十刀,连杀三人,还烧毁王校军家用车辆,其犯罪动机卑劣,杀人犯意坚决,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依法惩处并数罪并罚。本案虽然事出有因,张扣扣系初犯且有自首情节,但是依法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故依法判决张扣扣死刑。

宣判后,张扣扣当庭表示上诉。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没有资料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