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别推荐 > 正文

金哲宏无罪艰辛路--金哲宏案律师和记者谈金案申诉

作者:jnls 日期:2018-12-3 14:59:37 人气:
在徐昕教授和杨学林律师的倡议下,“金哲宏申诉案”李金星律师专题报告会暨辩护词写作经验研讨会于2018122日在北京市首信律师事务所召开,会议由杨学林律师召集并主持。

会议首先由李金星律师介绍金哲宏案的申诉经过,以及他对洗冤工作的经验思考。

李金星律师:中专毕业,工作十年,在我生日那天工作,又在生日那天辞职。随后成为律师,做了十五年律师。前五年做民商律师,自北海案第一次参与刑事辩护,体会到刑事辩护对于法治建设的重大维护作用,同时也意识到现实中存在着大量的冤案受害者,从此一发不可收,后十年做刑事案件,先后接触到吴昌龙案、陈夏影案、陈满案等。

在办理上述案件的过程中,2013年,金哲宏的一位小学同学给我发来了金哲宏案件的申诉材料。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介绍这位小学同学一直为金哲宏喊冤。她认为金哲宏的家庭幸福,不可能有杀人动机。

我此前没有仔细考虑过作案动机这个事情,但金哲宏案让我开始重视这个问题。金哲宏的家庭条件非常好的,其父亲参加过抗美援朝抗争,是教委工作的,母亲是医生,金哲宏自己也是退伍军人,退役后还在家乡的工厂担任过领导职务,在当地名声很好,案发时正好新婚燕尔,周围的邻居没有任何表示和他存在矛盾,如此家庭幸福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因为只和一个女孩见一面就去杀人?吉林高院也采纳了这个观点,说动机不明。

开始张磊、常纬平、王海军等律师先去阅卷,阅卷就非常困难。阅到卷后,进一步研究案件发现,首先这个案子没有任何客观证据。我认为一个杀人案件没有任何客观证据的话,基本可以判断是冤案。以现代的侦查水平,对于杀人这样的重大案件显然不可能找不到客观证据。说金哲宏强奸、杀人、抛尸,这样一个过程怎么可能一点客观证据都没留下呢?其次是受害者胃内容物的问题,金哲宏说,这就一个问题就让他受苦受大了,侦查人员问他在哪吃饭、吃了什么?他说一个,错了,就挨打,然后再说一个,还是不多,又挨打。最后没办法,说在大街上转来转去,没地吃饭,最后到自己家吃的饭。我们去过案发现场,说90年代的东北的小村子,墙很低,两个人开车摩托车在街上转来转去,然后又回到家里,怎么可能没人看到?这不合情理。说金哲宏在车站旁的一个小棚子作案,但真有这么一个小棚子吗?侦查人员根本没带金哲宏去指认。

在我们会见金哲宏的过程中,他非常悲情。我想这与他和从小的优裕成长环境有关。他有时会突然放声大哭,向我和袭祥栋律师说:“一定不要放弃我。”他的家人为了他的案子奔波了十多年,仁至义尽,最后迫不得已才去打工,只有一个小学同学还在为他喊冤。监狱里的人也都告诉他,99%的律师都是骗子,说律师不是图名就是图利。开始他也不太相信律师能帮他,既没有钱,申诉的希望也很渺茫,律师为什么要提供帮助呢?那时候他很悲情。

有实习生跟我说,怎么看案卷就是看不进去呢?我说如果这是你自己的事,你看一次就看进去了。我从北海案开始进入刑事辩护,我看周泽、杨学林、王兴等人的辩护,无一不是对自己的当事人融入了深深的感情。只要你真心地认为这个人和自己有关,你一定能看进去,看到冤案就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金哲宏案启动申诉工作之后,开始向是最高法申诉,后来有了第二巡回法庭,就向第二巡回法庭申诉,二巡将案件把案子又退回到吉林高院。不停给被转来转去,常常见不到法官,我就在法院的留言本上把案情下来,希望有人能够看到我们律师对案件的观点。在整个申诉过程中,有几点思考可以介绍。

第一,律师需要综合性技术,有办案的技能,也要有沟通的情商。如果没有情商,无法让金哲宏这样的人对律师产生信任,根本不和律师谈,那案子也没法办。

第二,一个好的申诉案件一定要调动各方面的资源,包括媒体、身边的律师朋友、法学教授等。一个案件就是一场战争,为了胜利,要去动用一切资源。从同行开始,先让刑辩律师圈子知道,慢慢就会扩散到学者、媒体、司法机关,逐步扩散开来,就会产生影响。金哲宏案的一个重要转机就是我们向澎湃新闻推荐了金哲宏案,2014年澎湃新闻的报道出来后,吉林省高院开始微博回应称会进行调查。当时澎湃新闻做了包括陈夏影、陈满等十个案子,除其中一个案件外都取得了很好的结果。当然,有法官曾对我说:“你信不信,媒体报道越多的案子,我们越不给解决。”这在当时也给我很大压力,不过事后证明媒体的作用还是明显的。

第三是保持沟通的主动性和持续力。一定要与体制内的人员保持沟通,无论多么悲愤都要保持耐心去跟他们不断沟通,要想尽一切办法进行沟通,因为权力掌握在他们手中,只有他们才能决定立案复查。律师在案件之初,面对的铜墙铁壁,你说的话没人听,你也不知道找谁,甚至有时连门都进不去,连记者都被拖出来,但我们还是想办法沟通,写信、网络沟通、媒体沟通,各种途径都要尝试。比如我们给最高法的法官和吉林高院的法官邮寄了很多明信片,明信片的内容是澎湃新闻的报道和吉林高法2014年要审查金哲宏案的微博。后来去法院沟通的时候,有法官说,李金星律师,我知道你,我办公桌上还压着你给我寄得明信片。有些时候土办法是很有用的。再比如我们了解到胡云腾法官在北师大做讲座,我们就抱着材料去当面反映给胡云腾。

第四是特别重视一些受过高等法学教育年轻法官,他们能够很快了解案件的问题并乐于同申诉律师就案件问题进行探讨。而且,各地对命案也是非常重视的。这就要求律师一定要把案子搞得非常熟悉,搞得很细很细。

第五是律师的积极性,要问自己在为案件做什么,有没有做到主动地每隔一段时间就尝试和法官、媒体、家属沟通,哪怕是你写个信,打个电话。要让案件动起来,让案件始终处于动态的申诉状态。

最后是案件的可视化问题,这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怎么能把一个案件进行三五分钟视频的可视化演示,让别人很快能看明白。这段时间,庭审直播是最吸引人。对于律师,怎么样来吸引到更多的关注,这是今后需要大家思考的。

金哲宏案的申诉是集体的力量。任星辉、吉家宝、黄佳德、常纬平、吴莉、王海军等人都为这个案件做出过自己的贡献。最后由我来出庭,这里有一点我的私心,因为这个案子之后,我可能就不能再做律师了。

杨学林律师:至今为止,没有一个案件不是通过媒体报道来推动最终平反的。这说明,媒体的关注对错案平反的重要性。所以,我们请媒体的朋友来介绍一下金哲宏案的报道过程。

林平记者:澎湃新闻当年成立了专门的法治组,对聂树斌、陈夏影、金哲宏等案件进行了梳理报道。当初的报道,有三个案子在报道之后,官方就有了回复。金哲宏案件,从2014年的报道出来,吉林高院马上就有了回复,但随后长时间没有动静,这期间我们做过一个跟进,最后一直等了四年才等到立案复查的结果。我们很多当年的记者都已经离开了。前两天知道金哲宏这个案件的结果,我们媒体的心情和律师其实是一样的。

我们需要思考的如何去跟进案件,去促进司法机关主动纠错的积极性。我们不跟进,可能案件的解决就会慢一点。而我们不停的旁敲侧击,可能还是会促进案件解决的进程。我的工作经验是,案件的解决,主要还是在地方司法机关的层面。

杨学林律师:案件申诉过程中,一定要保持跟媒体的沟通和交流,这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虽然有人说“媒体越报道,我们越不解决”,但我们不要相信。他可能确实这么想,但他办不到。因为案件的解决可能不在法官层面,而是法官后面的人。不去发挥媒体的力量,法官后面的人可能就不会注意到案件,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会议的尾声,段万金律师代表大家表达了对李金星律师的敬意。段律师表示,李金星律师对于刑事辩护,对于中国法治有一种宗教般的情怀,对当事人有一种悲天悯人的同情心,他甚至视当事人为兄弟姐妹。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他在法庭上常常情不自禁的失声痛苦。正是在这一精神的感召鼓舞下,他对案子的研究了解掌握,甚至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他穷尽一切可能与体制内领导法官进行沟通,他穷尽一切途径为当事人平反昭雪进行大喊。就这他还检讨了自己的不足。他认为哪怕是每周都为案件的平反做点什么,使这个案子的过程呈现一种动态的变化,最终可能会缩短冤案平反的过程,使当事人尽早走出监狱。李金星律师这次又被司法局谈话,他的预感很不好说,很可能他的律师生涯就要画上句号,我觉得问题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我希望司法局司法厅能够枪口抬高一厘米。

本文根据金宏伟律师整理的会议记录摘录整理

2018年12月2日​​​​


来源:真辩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