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别推荐 > 正文

在相互尊重基础上重构医患关系

作者:jnls 日期:2018-10-16 8:20:29 人气:

上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医生被产妇家属殴打的视频曝光,让敏感的中国医患关系再次受到关注。事发今年9月22日,产妇孙某的丈夫郑某宇因医院不同意产妇剖宫产的请求,在当面与妇产科医生交涉过程中,动手殴打三名医生,产妇女儿随后赶到,挥拳伤医。伤势最重的医生郝英东眼眶骨和下颌骨骨折。

10月13日,北京西城区警方发布公告称,殴打医生的产妇丈夫郑某宇已被刑事拘留,其女郑某蕊虽有打人行为,但考虑其为在校大学生,并已认真悔过,且取得被打医生谅解,已被取保候审。此外,涉事医院、孙某女儿所在首都师范大学,以及中国医师协会均对此事发表声明,表明立场。

暴力伤医事件时有发生,这起北大医院妇产科伤医事件能引起如此强烈的关注,或是因为北大医院的名气,或是现场视频展现的暴力程度让人愤恨,亦或是事发妇产科,关系母女两人安危,自然会引来诸多关注。

但笔者认为更深层的问题在于,当个人自主选择权遭到挑战,甚至被剥夺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思考判断,如何应对沟通。厘清这个问题,不仅有助于解决当下难以缓和的医患矛盾,更是培养理性思考能力,降低整体社会不信任度的重要一环。

与很多暴力伤医的起因一样,这起事件源于医生拒绝按照患者的要求行医。根据公开报道,这名二胎产妇要求剖宫产,但院方在评估后以“未满足剖宫产指征”为由,拒绝了产妇要求。随后,产妇丈夫试图与医生沟通,得到相同回复后,动手殴打医生。

个人选择权被剥夺,对医学的无知,以及对医院、医生的不信任,酿成了这场悲剧。

首先,讨论的前提是,无需指责或猜测产妇要求剖宫产的动机。从公开信息中,笔者没有找到相关信息,但笔者认为,虽然产妇丈夫动手伤医不对,也不能从现有信息指责产妇的要求。每个产妇都有自己特殊的情况,这名产妇或者有自己不好的经验,或者医院沟通不到位,或难以忍受疼痛等等,我们应该完全表示理解。

就拿无痛分娩技术来说,根据中国新闻网去年11月份报道,该技术在中国普及率仅为10%,而美国以达85%,很多产妇愿意出钱,医院却提供不了服务。单单这一点让众多希望自己分娩的产妇望而却步。

所以,我们可以讨论如何提高无痛分娩普及率,甚至可以质疑医院的沟通过程是否完善,有效降低了产妇心理压力。

剖宫产要求被拒,对于一个即将生产的产妇来说,在精神上可能受到很大影响。同时,产妇也是消费者,作为消费者,对服务被拒绝自然会有抵触情绪,就比如一个人去餐馆吃饭,却被告知厨房拒绝为其做菜,心情可想而知。

但深入到第二个层面,也就是医学知识的专业性时,患者对医学的态度值得反省。医学是艰深和精密的科学,看看几本医学生书籍的厚度,想象人体结构的复杂程度,就不难体察。所以,医学对普通大众来说,存在极其明显的壁垒。

任何一个医学结论的得出,任何一种药物的上市,手术方法的推广,都需要大量的理论、实验论证,既花钱又费时,因为事关人命,不敢有半点差错。所以,医生针对包括产妇在内的任何患者所做出的治疗方案,都是站在前人和自己丰富经验和事实论证的基础上做出,所以普遍来说,医生越有经验,其结论越是准确。

此外,从动机来说,绝大多数情况下,医生没有故意做出错误诊断和治疗方案,来故意危害患者的动机(尤其是在各种医疗记录相对完善的如今),这无论是对医生自身、医院,还是对患者及其家人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从笔者个人的经验来说,面对医疗问题,我愿意承认我是无知的人。所以,在不打破我对基本常识理解的前提下,我愿意支持医生做出的治疗方案,并尽最大可能说服家人。当然,尽信书不如无书,自己做好浅显的研究,查查一些普及性资料,了解一些基本常识,对与医生沟通会有很大好处。

这种知识能力不对等的现象,其实在社会中普遍存在。往小了说,买手机买什么型号;往大了说,气候变化为何真实存在,都是非常专业且有一定壁垒的问题。当这种状况发生时,考验个人和社会整体理性思考的能力。

而将医患矛盾放在整体社会现状下考量,它体现的则是社会信任的溃败。在笔者看来,伤人的家属并不是针对某个医生、某家医院,而是整个医疗体制,或者说社会环境。医生的说法失去了权威的地位,患者都想成为自己的医生,这到底是医生的悲哀,还是患者的悲哀。

这次伤医事件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警方在公告中称,产妇孙某在事发后第二天在医院生下一女。孙某同意顺产,还是医院为其进行了剖宫产,笔者在公开信息中并未找到相关信息。不过无论怎样,希望最终决定都是在产妇及院方在充分沟通,并在尊重医学的基础上理性做出,而非意气用事,或因此恶性事件对医学操作造成干扰。因为这关系到医院、医学的权威,以及医疗过程的独立性,也会影响今后各地的医疗实践。

纵观全国,近几年来,类似暴力伤医事件仍在不断发生。根据2016年11月底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医疗法治论坛”数据,2016年全国典型暴力伤医案例达42起,导致60余名医务人员伤亡。这里所指的典型暴力伤医案例,均指伤医行为恶劣,给医务人员带来伤害较大,社会影响极坏的个案,若将范围扩大至对医务人员的谩骂、威胁,以及轻微人身攻击,这个数字将会十分可观。2013年,中国医院协会一份调研报告称,“医务人员遭到谩骂、威胁较为普遍。每年每所医院发生的平均数2012年达到27.3次。一年发生100次以上的医院比例5年间翻了近一番,达到12.5%。”

我们不愿看见医患关系长久呈现双输的局面,更不愿医务人员因当下医患关系而选择转行,医学生数量减少,这是谁都不愿发生的事情。

现阶段来看,缓和医患矛盾最迫切也最能够切入的,是做好医患双方的沟通工作。医院、医生如何传达专业信息,如何将晦涩难懂的医学术语转变为普通人能够听懂并接受的信息,如何站在患者立场着想,如何选择患者最容易接受的叙述方式,都是值得研究和不断尝试的话题。而患者一方,如何学会尊重医院决定,如何与医生沟通,也需要时间学习。

专业人做专业事,非专业人信任专业人,这才是一个正常社会应有的状态。

(注:岳源是美国田纳西大学新闻系研究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来源:FT中文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