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别推荐 > 正文

当年打律师的法官王学林坐牢该怨谁?

作者:jnls 日期:2018-9-13 8:51:48 人气:
      上月出差深圳,巧遇一位天津的老朋友,他告诉我:天理昭昭,十年前打我的儿子王令律师的原天津市南开区法院行政庭庭长王学林遭了报应,已经被起诉,虽然尚未判决,但内部已经组织观看了廉政警示教育片《警钟——王学林案警示录》。

       回到北京一直忙, 今天得空,网上搜一下,便见:

        据检察信息网8月10日消息:日前,天津市南开区建设管理委员会原副处级调研员、天津市凯兴房地产开发公司原经理王学林(副处级)涉嫌贪污罪、受贿罪一案,经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检察院向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王学林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王学林,听取了其辩护人的意见。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11年至2014年,被告人王学林利用担任天津市凯兴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的职务便利,伙同他人骗取、侵吞公共财物,数额巨大;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依法应当以贪污罪、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信息显示:王学林,男,汉族,中共党员,河北省人,1962年12月出生,1978年7月参加工作,1983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文化。历任南开区人民法院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行政审判庭庭长、审判员(副处级),南开区建设管理委员会干部(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待遇),天津市凯兴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南开区建设管理委员会副调研员。

       看了上面的报道,我想王学林应该是难跳牢狱生活了。我的朋友告诉我,王学林是转业干部,是空军飞行员转业的。而,我所了解的王学林毫无人性,满嘴跑火车的人。这个是源于他于2006年为了拆迁殴打律师之后,我对他作了一定的了解,判断他一定会遭报应的,现在果然应验了。

        只要我们搜一下:“天津法官打律师”的关键词就可以从当年的媒体报道中知道相关的情况。搜一下“南开王学林”便知道其近况。

        事情始于2006年3月28下午,受李开娟等11名天津市南开区三马路松盛里大楼被拆迁群众的委托,作为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的王令前往天津南开区法院,办理诉南开区建设管理委员会违法拆迁公告一案立案手续。由于在共同诉讼和单个起诉,对变更拆迁公告是否属于具体行政行为方面存在分歧,在天津南开区法院的立案大厅遭到该院行政庭庭长王学林的侮辱和殴打。

        王令在遭到王学林的殴打后,打电话告诉我。因当时已经是下班的时间,我听到他身体无大碍后,同意他的意见暂不要回来,一是已经报警,要配合警方调查;二是次日向南开法院及上级单位反映情况。我天真的相信,天津法院系统不会容忍像王学林这样的土匪行径。

        然而,王令通过正常途径把连夜写好《紧急报告》,向南开区法院、天津市一中院、天津高院、全国律协、北京律协等相关部门一一投递反映,呼吁维护执业律师的合法权益并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回应,只有当时的宣武区司法局和全国律协予以了关注。全国律师协会秘书长邓甲明表示,他们也密切关注该事件,并且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拿出一个调查结果。在事件没有最终调查清楚前,他不便多作评论。《中国律师》杂志社总编刘桂明受全国律协秘书长邓甲明的委托,向王令律师和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表达了慰问。

        内部有消息说,这件事从引起了最高法院、全国律协、天津高院的高度关注。最高法院院长肖扬专门就此做出批示,要求实事求是地处理,但渠道并不顺畅,区律师协会报到市律师协会后便没有了动作,而滥用权力者却在抱团颠倒黑白,准备下黑手。

         4月11日,《财经》打破沉默公开报道这件事。4月12日,天津市高级法院召开新闻通气会,通报了“天津法官被指殴打北京律师事件”。会上,天津市南开区法院副院长张秉全表示,据他们目前调查到的情况,该院行政庭庭长王学林并没有殴打北京律师王令,他们的工作程序也没有不妥。并且,法院方面反而污指王令扰乱法院秩序。

  当事法官、时任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王学林法官则向媒体表示,他没有殴打北京律师王令。指责北京某媒体4月11日的报道和网络上的一些言论不属实,不负责。然而,《财经》负责报道此事的记者朱某亦回应了天津法院的指责,表示“报道每一句话都有出处,是客观的。”

  时任新京报记者廖卫华采访了当天在场的目击者,天津南开区三马路松盛里被拆迁群众吕文尉等多位老人向记者证实,王令律师确实被王学林威胁和殴打。老人们描述的经过基本和媒体报道的一致。

        天津市高级法院新闻发言人在组织部分驻津的中央新闻单位的天津媒体召开新闻通气会上的通报表示目前调查到的情况是王学林并没有殴打北京律师王令,他们的工作程序也没有不妥,“媒体报道存在不实。”与会者中有正义之人当晚电话告诉我,天津法院方面有人正在整王令的黑材料,准备往死里整。而南开法院刚安装不久的摄像头居然坏了。

        得到这个这个消息,我一晚上没有入睡。过几天又在媒体上看到了王令对记者讲的话:“请不要在法院打我,请不要在我履行职责时打我。他这么做,让我感觉被打的不仅仅是我,更是法律,是律师这个职业。这恰恰是我不能接受的。”我流泪了,把我的感受告诉我的朋友们,得到了许多朋友的关心和支持。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每天接到若干的辱骂和威胁电话。有一天,一天从天津打来的电话称:你是王才亮吗?我要让你“菜凉”,才良律师变成“菜凉律师”!

  这种情况下,我已无退路,只有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开了遗嘱:“我是王才亮,也是才良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感谢这位网友讲出少数人的希望:让才良律师变为“菜凉律师”。但这种话威胁不了我。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无论是伟人还是平民,生命都是有限的。我能在有限的生命里为国为民尽力,为社会公平与正义尽力,此生足矣!至于是否“菜凉”,恐怕不是个别人说了算!一个王才亮倒下去,千万个法律人将奋勇向前!依法治国和执政为民的历史潮流是不可阻挡的!至于我的一点家产自然是为家人之生活所需,我授权我爱人提取其中的五万元人民币交全国律师协会设立律师救助基金,为今后因公牺牲的其他律师遗属之扶助之需。这份遗嘱发出去后,他再也没收到恐吓电话,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遗嘱公开后,事情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天津高院的调查胎死腹中,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张立昌指示由天津市委组成调查组取代了之前的天津高院调查组。

         2006年7月26日,天津市委调查组由该市政法委一位副书记带队,向北京市司法局及北京律协通报了调查情况和处理决定。虽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调查组有偏袒南开法院的倾向性,还有南开法院原法警为王学林作伪证,但调查组还是不得不认为,身为南开区法院行政庭庭长的王学林在立案大厅接待王令及其当事人过程中,举止不当,不能有效地控制局面,对这件事情的发生负有主要责任。

        另外,作为行政庭庭长的王学林来到立案大厅接待王令一行,是受南开区法院主管副院长齐绪魁(音)的指派,但在王令曾多次要求见法院院长的情况下,齐绪魁没有及时出面处理,因此认定齐绪魁对此事负有领导责任。

       因此,天津调查组建议有关部门免去王学林南开区法院行政庭庭长职务,并决定在天津市政法系统内对王学林和齐绪魁通报批评。  此后不久,王学林调出法院到区建委拆迁办工作(保留了副处级待遇)。

        2011年,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新闻发布会通报天津法官渎职侵权的12件典型案,王学林殴打王令案列第四位。

        十分遗憾的是,王学林并没有因此悔过自新,反而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终于东窗事发,站到了被告人席上。有意思的是,王学林当法官仇视律师,而失去自由后却请了律师为其辩护,企求从轻处罚。

       写到这里,回到本文的题目:当年打律师的法官王学林坐牢该怨谁?

        毫无疑问,他应该是首先是怨自己或是未管住自己的贪婪之心而犯罪或者是手段不高明被查获。

        其次,他应该是怨十年前犯错误时包庇他的人。若是2006年打王令一事没有人作伪证和毁灭证据,情况将一清二楚,应该留不住副处级乌纱帽,就没有了担任天津市凯兴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的职务便利,就不能伙同他人骗取、侵吞公共财物,数额巨大;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从而触犯刑法。

       最后,王学林还可能埋怨土地财政制度。如果不是以拆迁为中心的土地财政制度,王学林好好的当他的法官,用不着去与拆迁办合署办公,也就不会与被拆迁发生利益冲突,更不会与维权律师发生冲突而动手了。

       我关注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审理王学林案的进程。虽然王学林从军转干部,法官,副处级企业一把手变成被告人、服刑人员,反差是巨大的。但是,我还是希望王学林在被判刑后能够认罪服法反思自己的犯罪根源,好好改造,争取重新做人。​​​​作者:王才亮律师     来源:新浪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