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业务 > 公司管理 > 正文

股东之间承包协议的效力认定

作者:jnls 日期:2017-4-27 10:28:42 人气:
  【案件】

     A、B系公司C的股东,各占50%的股权。2008年12月A与B就公司C的经营管理相关事宜签订了《承包经营协议》,协议约定公司C由股东B独立承包经营,承包期限为10年,承包费用为每年20万元,B对公司C实行独立经营,自主管理,自负盈亏,自担风险,并承担经营期间的一切法律责任,并约定除承包费外,其他利润归B所有。上述合同签订后,B向A每年支付承包费20万元至2016年。2016年2月A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B以公司C名义对外恶意借债、未经A的同意将公司C转租给其他公司损害股东A的利益,并且未提取法定公积金、弥补亏损违反公司法的强制性规定等为由,认为《承包经营协议》无效。

【评析】

    关于该案中《承包经营协议》的效力问题,有观点认为,公司股东之间就公司经营管理事宜达成的协议,是以“协议替代治理”,忽略了公司的组织性,架空了公司法,在一定程度上对债权人的债权造成损害。同时在公司未提取法定公积金、弥补亏损的基础上就向发包股东以支付承包费的名义分红,违背有关公司财务会计制度中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无效。但笔者认为全体股东之间就公司经营管理签订的协议,具有股东会决议的性质,系全体股东的真实意思表示,在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的情况下,应为有效。

    按照我国《公司法》的规定,涉及到公司的重大事项必须召开股东会或董事会,通过相关程序,形成股东会决议。我国《公司法》第四十条至四十三条对股东会的召集、通知、表决、程序等进行了规定,是公司内部治理结构与治理方式的重要保障。同时《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也规定对前款所列事项股东以书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开股东会会议,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该条实际上赋予了全体股东之间就公司经营、管理、利润分配等签订的协议是经全体股东一致同意作出的决策,是全体股东的真实意思表示,具有股东会决议的性质,并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符合《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也未对公司内部的治理结构和权限造成不利影响。本案协议中虽然约定了由承包股东自主管理、自负盈亏、自担风险,并承担经营期间的一切法律责任,系发包股东对公司经营管理权的让渡,但发包股东的股东资格并未丧失,对外仍应承担相应的股东责任、履行股东义务,如出资不足、不实的补充责任、违约责任,公司解散后的清算义务等。该承包协议是公司内部股东之间的约定,对第三人不发生法律效力,公司作为独立主体也并未丧失其作为当事人对外作出决定、履行相关义务,并未对公司独立人格造成影响。本案中,双方约定的承包费是由承包股东向发包股东支付,并不是公司向发包股东支付,仅就其承包费的性质来看是承包股东的个人债务,与公司无关。如承包股东未按照协议的约定支付承包费,承包股东应以其个人全部财产承担责任。承包股东以公司名义对外经营,按照相关法律规定需履行相关的义务,如提取法定公积金、依法纳税等,如公司未履行,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责任,股东以其享有的股份承担有限责任。如承包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依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承担责任,这是对股东行为的禁止性规定,在任何公司运营中都有可能发生,而并不是股东间协议的存在导致公司、债权人利益的损害。

    从国家层面来看,为促进经济的发展,国家鼓励民众创新和创业,放松对公司设立、经营的管制,注重鼓励股东参与公司治理和保护股东权,股东之间就公司经营治理的协议也会更加频繁,因股东间协议更加便于股东所有权与管理权的协调与平衡,特别在股东数量较少的公司,从司法层面肯定其效力,使得公司决策更加灵活,更能适应市场的变化。
来源:南岸法院   作者:吕金伟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没有资料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