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别推荐 > 正文

声音 | “刺杀辱母者”是否有罪?

作者:jnls 日期:2017-4-13 18:33:37 人气:
一虎一席谈 凤凰卫视
新闻回顾

辱母杀人案舆论持续发酵,深挖当事双方隐私,质疑民间借贷的野蛮,舆论场中激烈交锋。

根据媒体报道2016年4月14号在山东发生一起辱母杀人案,女企业家苏银霞借款后无法偿清欠款,遭致辱骂、殴打、限制人身自由和露出下体等暴力催款行为。苏银霞的儿子于欢因无法忍受追债人对母亲身心的欺辱,用水果刀乱刺致一人死亡三人受伤。

聊城中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舆论空前一致的愤怒让最高检迅速回应并介入调查。日前辱母杀人案干警因处警不力处置严重失责被立案审查。预计在一个月内开庭的二审将给出结果。


于欢一案也将隐于地下多年始终禁而不绝的民间高利贷恐怖行径,和经济下行下中小企业面临的资金周转困境统统大白于天下。

法理情之间该如何决断?舆情民意会否影响法律?警察是否渎职?本周一虎一席谈PK“刺杀辱母者”是否有罪?

“刺杀辱母者”于欢是否正当防卫?


卢建平: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

这两者之间没有逻辑性的关系吗?在心理上在情绪上的连接上,我想专业的判断和媒体的报道总是有一些偏差。这个案件的标题叫做“辱母杀人案”,我觉得从我专业的角度来说它有两大问题,一个两者之间它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辱母在先,所谓的杀人在后,这是要分开。第二个要注意的,这个案子到现在为止多数的意见,不认可它是一个杀人案件,它只是一个有可能是涉及防卫,或者防卫过当的一个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案件。所以如果说听信了标题党简单化的说法,我们很多人的思想都会被带到阴沟里去。


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

我对这一审判决是非常不信任的。我不懂法律,我也不是法律专家,我以一个正常人的判断我没法把他母亲受辱跟他这种反抗剥离开,所以说这两个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而且我说这个判决书说,对他的那个被侵害的现实危险性比较小,这个是很荒唐的。这一系列侵犯法院认为是危害性、危险性比较小,怎么能判断出来?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认为它危险性比较小的话,那我们可以说你什么事都可以受了。


洪道德: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

我只是刚才强调他的这种拿刀伤人、拿刀扎对方的这个行为仅仅是基于对方不让他走,而不是因为他看到自己的母亲受到对方的欺负,受到对方的侮辱。所以我现在就反推一个问题,谁可以告诉我,如果那几个人不挡他,他要走就让他走了,请问他走了以后还会回来再说你们刚才欺负我妈了,我得给你们一人来一刀,会吗?我认为他就不构成正当防卫。


因为按照我国刑法规定,法条不管这个规定科不科学,防卫过当必须建立在正当防卫基础上,如果连正当防卫都谈不到的话就无所谓防卫过当了。我认为正当防卫目前来讲都缺少要件,缺少不法侵害正在进行。这些要债的这些人之所以对他进行阻挠、殴打,目的并不是要打他,而是不让他离开。从下午四点钟开始,双方就债权债务进行谈判,已经谈了几个小时了,在没有达成任何结论,没有任何双方协商结果的情况下,你就莫名其妙地突然一下子要走,那么对方在这个情况下阻拦你不让你走,这是很自然的一种状态,那么你只要不走,这个危害行为就不会发生。


郭松民:资深媒体人、独立评论员

判决书里罗列的事实,还有我们作为基础的媒体的正式的报道所罗列的事实,我认为对于欢应该轻罪甚至无罪。不要说他当场把杜志浩杀死了,哪怕这个事情过去一天、两天,他再找到杜志浩把他杀了都应该判他轻罪或者无罪,为什么呢?因为杜志浩这样侮辱性的行为是任何一个作为人子的人所不能接受,不能容忍的奇耻大辱是。这个事情我认为可以由最高法院来直接来提审,它们有司法解释的权力。但是他的无罪或者轻罪不能放在正当防卫,因为他不属于正当防卫。如果我们说是正当防卫的话,那么就对正当防卫做了一个扩大化的解释,有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我举一个例子很多农民工被欠薪,找老板要薪,然后也有一大堆人围着一个老板推推搡搡,也有很多过激的行为,他能不能用正当防卫的理由把这些人都给杀掉呢?不能!


卢建平: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

我们讲法律不应该离开人的常识。我们认真去研究判决书,判决书里边依然有很多的疑点它没有能够晰明。比如说以现在的被告人于欢他这个左颈部有一个一厘米多的一个表皮脱落,现在已经结痂了。第二他这个左肩部有多处的表皮挫伤,在左肩部,那么请问这是怎么引起的?如果说只是像讨债那一方他要出去,说于欢要出去我们只是拦着他没有打他,没有动手,那他的这些伤痕怎么来的?这些表皮脱落这些表皮挫伤是怎么形成的?

没有合理解释对吧,那么唯一的解释必须要加他本人供述,被告人自己说是我这个脖子被他们夹住了。请注意这个现场它是一个面北朝南的一个方向,那么现在他如果要出门的话要从北门出去,现在被人拦住了以后他从外边或者是门口往屋里拖那么正好是这个方向,如果说我这个脖子被这么夹住的话大概是这么个体位,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就不仅仅是语言的威胁,不仅仅是说我只拦着你不让走,他有具体侵害的行为。另外还有一个细节必须要注意判决书里边显示,这个所谓的死者杜志浩他在死后的血液酒精含量的检测达到了148毫克,那么按照我们通行的标准这已经是一个醉酒的标准了,一个醉酒的人他的行为能够理智到什么程度呢?


于欢案中警察是否涉嫌渎职?

郭松民:资深媒体人、独立评论员

我觉得这次现在这几个基层警察已经受到处理了,立案审查。我觉得在一定意义上说我觉得这是他们作为成了当地警方的一个替罪羊。就是说他们这个行为,当然警察这个行为绝对不是没有瑕疵的是吧,但是我们还原到当地的情景当中我们可以想像,就是当地发生这种讨债的案件是非常多的,警察对这样的案子已经见惯不怪,他们已经到过很多类似这样的现场,就是这种纠纷对不对?而且现在我们国家明确规定警察是不准介入经济纠纷的对吧?所以这个事情我觉得单单处理这几个警察是不行的,就是说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高利贷的问题,解决警方对待这样纠纷的这样一个态度的问题,我觉得这是把几个基层的警察当了替罪羊。


于秀荣:于欢姑妈、于欢案证人之一

(警察)出来以后已经上了警车了,(警察)根本不是了解情况,他那个车启动着了,人也上去两个了都。以前就是(警察)说来要账的,要钱可以别打架,然后说完他们就走了。4月14日那天也是说了同样的话,说完就走了。但是他走的时候屋里正在发生着争执,他们只管往外走。他们没有做任何阻止,也没给做任何处理。他们说了两句话然后就走了,走到外边就上车了。我当时拉着那个女警察一下胳膊,她没有回头的意思。(知道处警警察被立案审查)第一反应我就说是活该。这是他们不作为的报应,这种事情都是处警(警察)一手造成的。


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

警察不能介入经济纠纷它不等于说他不去管这个治安案件对吧?这个事情是个治安案件,而且它已经发生了,我不同意你认为你懂法,你认为那些催债人就没有触犯法律?触犯法律的事已经发生了,已经在前面发生了,他非法拘禁、打人,把人往马桶里头按,包括掏出生殖器它已经发生了,你说他不触犯法律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警察不作为显然他是有问题的。


洪道德: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

警察到这个屋子的时候这里是平和的,警察进来一问怎么回事,要债的, 那行了你们双方要债别动手,这是第一点。更重要的还有第二点,警察处警还有个程序是必须要做的,找到报警人了解情况。当时报警人不在这个屋子里,那么警察到院子里面去找报警人了解情况,很正常啊。所以他这个处理在我看来有一点点瑕疵,这个瑕疵连纪律处分都构不上。


卢建平: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

我想只要一个具有基本素养的警察到了这样的一个场合,他的第一要务是让纠纷的双方脱离接触,这是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那么如果说这条没有做到,现在警察处警不力,那么现在遭受比如说党纪政纪的这个处分,我说他这个按照于欢姑姑的话说这是他们该的。但是我觉得按照我们现在法律规定可能还不止于此,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的关于渎职侵权犯罪的司法解释,因为他们的保护不力,导致了一人死亡、两人重伤的后果,那么他们完全可以构得上玩忽职守罪。


高利贷是不是万恶之源?


周德文: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

我认为(苏银霞)必须要走向这条路,为什么必须?这个跟我们国家目前的金融体制是有问题的。因为我们的国家现在大量的中小企业,90%的中小企业不可能从正规的金融机构取得贷款,那么它们要发展要维持生存,它在正规金融机构得不到贷款的情况下它只有从民间借贷,除非它这个企业不要发展了就让它走向破产。如果它要维持它保持一种侥幸(心理)相信形势会好起来,相信我们政府会出现好的政策。所以它只有通过民间借贷侥幸的心理让自己的企业能够延长生命等待转机。


冯兴元:中国社科院农村研究所研究员

如果你金融体系发达的话,高利贷利率是不需要有上限的,美国、德国都没有利率上限,高利贷是合法化的,但是你要纳税,你挣了钱你要纳税。但是为什么中国它有36%这个上限是吧?实际上高利贷者他是能够给你提供金融服务的最后一个人,你拿不到其他金融服务,你才去找高利贷者,所以苏银霞肯定是知道这个高利贷这种情况和可能会有的后果,她必须借贷高利贷,她要感谢高利贷者。没有高利贷就没有中国的高增长,没有小产权就没有深圳的高增长。


郭松民:资深媒体人、独立评论员

高利贷绝不是中国经济高增长的原因,这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我举一个例子:温州。温州曾经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好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的高利贷、非法集资统统都放开了,结果导致一场金融危机式的经济灾难,温州到现在都没法复苏,为什么?资金链断了,再也没有资金流进去了,所以温州现在落后于全国就是这个原因。所以放开高利贷的话只能给中国人民带来灾难。


刘俊海: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

我个人觉得概念澄清很有必要,民间借贷本身是个中性词,既非天使也非魔鬼,但是滥用至极便是魔鬼,善用德法便是天使。那么现在我们所做的就是兴利除弊。

那么民间借贷里面高利贷什么情况不保护呢?这就要说两点三区。按照最高法院2015年关于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低于24%的年利率处于绿灯区绝对受法律保护,超过36%以上是红灯区坚决不予保护,那么界于24%到36%之间的黄灯区属于自然债务,这部分人可以自愿履行也可以不履行,但是履行了就不能后悔了。

于欢案引发反思我们的民间借贷生态环境出了大问题了,是两端的问题,也不光是债主子,债务人借钱的企业也有问题。先看债主子俩问题,第一放贷的利率太贪婪,第二讨债的手法太不文明,甚至我觉得太阴损。我们再看第二个环节这个借钱的也有问题。一借钱的时候老觉得我借这个过桥贷款,马上我买个股票明天赚上一个亿就把这高利贷还上了,我个人觉得借钱不理性。第二个问题就是说还钱的时候也有个别不诚信的,法院的生效判决压着都不主动履行,反而把自己的房产转移走,把资金隐藏起来。我个人觉得两大问题之外还折射出第三个问题,为什么这个小企业它要找高利贷?为什么苏银霞要流出痛苦的泪水?那是因为她去正规金融机构融不到钱。我个人觉得银行的嫌贫爱富、锦上添花成了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难点。我个人觉得下一步银行应当不要瞄准企业的规模,不要瞄准企业的所有制性质,应当瞄准企业的信用,谁诚信我把钱贷给谁,谁诚信我的利率可以低一些,这样的话高利贷和于欢案就没了。


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

我是做历史的,咱们中国过去的时候实际上有个非常广泛的民间借贷,它那个实际上就是说包括今天的小额信贷它也做得挺好,为什么呢?它是基于什么?基于这种信用体系,基于社会的条件。我们自从土改以后农村、城市就没有过去那种民间借贷的组织了,那种社会条件就没有了,这样的话你让这些正规银行去一个一个考核小企业的这种信誉,它实际上做不到的。从这个高利贷的事情来讲我觉得就是要建立一个比较正常的民间借贷的环境,这个民间借贷它实际上是个市场行为,你如果这块环境正常了其实就利率不会太高。


卢建平: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

我们国家事实上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部明确的法律规定说民间借贷是合法的,只是在我们的三中全会、四中全会的决定里头说要放开投融资体制,要鼓励民间投资,但是这仅仅停留在政策水平,现在唯一放进的就是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民间借贷这个司法解释,那么司法解释事实上它也越位,做了一件国家的法律应该做的这个事情,所以坏事变好事。我觉得从于欢案件衍生出来的很多问题,可能在社会的方方面面,在我们决策层的高度关注之下会在这个领域里边确立一些基本的规则,而这些规则在我们的一些地方已经有实践经验可循。我曾经写了一个很长的关于于欢案件的观感,当时用的题目是比较悲伤的叫做一壶浊酒敬“于欢”,今宵别梦寒。但是后来我觉得这个还是比较悲凉,现在改成:一枝秃笔写于欢,大家别心寒。


于欢案给了我们何种启发?

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

我觉得我们的社会太不正常了,我希望我们的社会能够逐渐地正常起来。

郭松民:资深媒体人、独立评论员

我觉得从这个里边反思就是我们的基层社会现在处于一个失控的状态,这个里边要得出来的最大的教训,要重建我们的基层社会,重建基层的生活共同体。

冯兴元:中国社科院农村研究所研究员

我觉得法官应该秉公执法,要顶住压力。第二个是舆论能够发出声音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周德文: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

我说我们还是要相信法律,那么舆论能推动法律进步我觉得是中国的一个大幸。

刘俊海: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

我希望未来这个判决能够在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道德效果方面实现三位一体,能够切实经得住法律的检验、社会的检验、历史的检验乃至于国际社会的检验。另外我也奉劝各位债权人公平放贷、文明讨债,也奉劝借钱的债务人理性而贷、诚信还钱。

李骞: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

我希望媒体不要只是去消费这个事情,而是要担起媒体的责任。

洪道德: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

我提一点非常具体的建议。希望在二审过程当中对杜志浩的伤情做一个这样的鉴定,就是杜志浩的死于欢要不要承担死亡的这个结果,如果他不承担的话那就降到了三年到十年这个格里面就量刑了,就不用去讨论什么正当防卫了,比那个正当防卫对于欢有利得多了。

卢建平: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

相信二审的法官会根据法律,同时也根据他们的良心来判案。


编辑:解明珠来源:凤凰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