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刑事辩护 > 正文
未成年人轻微刑事案件中的非罪化处理
2016-03-03 11:14:03 作者:jnls 人气:

【案情回放】

    被告人钟某(16岁5个月)与被害人张某(13岁8个月)在校门口搭讪相识,网上QQ聊天后开始“谈朋友”。张某因与母亲吵架便不归家,连续几日在钟某家居住。5日后20时许,钟某与张某在钟某的床上相互亲吻,各自脱掉衣裤后,钟某用生殖器碰触张某外阴部但未进入,张某表示插错地方且说“还小,这样不好”,钟某遂停止。隔天,张母接张某回家时见其颈部有吻痕,马上将二人带至派出所,钟某向公安机关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经检验,被害人张某无擦伤,处女膜完整。审理中,被告人家属与被害人家属达成和解协议,被告人家属支付人民币1.5万元作为经济补偿,被害人家属出具谅解书要求“不再对钟某追究刑事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钟某与幼女早恋引发性器官碰触,但被告人无强暴和伤害幼女的故意,在幼女流露停止想法时立即终止行为,未造成身体损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可适用刑法第十三条“但书”条款,不构成犯罪。公诉机关最终主动撤回起诉,法院依法予以准许。

    【不同观点】

    对本案如何处理,控、辩双方及诉讼当事人各执己见,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钟某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应予从重处罚。但鉴于被告人钟某犯罪时已满十六周岁未满十八周岁,有自首情节,且已得到被害人及家属的谅解,故提请法院依法予以减轻处罚,建议对其判处一年以上二年以下有期徒刑之刑罚。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与被害人系恋爱期间发生的自愿性行为,被告人行为未违背被害人意愿,且相关鉴定结论证实未给被害人造成任何损害后果,属“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从教育挽救未成年人角度出发,建议宣告被告人钟某无罪。

    被告人户籍地社区司法所出具的社会调查报告显示,钟某自幼丧父,一直随母亲生活,学习成绩虽不佳,但社区表现较好,邻里关系和睦,遵纪守法,结合案发后的积极悔过态度,建议依法从轻处理。

    专业心理咨询师对被告人及其母亲进行面询后出具的心理评估报告显示,钟某心理健康水平一般,呈情绪低落、紧张焦虑状态,担心学校老师、同学知道此事已主动退学,也反复担心法院判决结果会影响未来人生。咨询师建议应对钟某进行青春期性生理与性心理的健康教育,同时不予定罪将更有利于钟某今后的发展,强奸罪标签极有可能导致其个体心态扭曲。

本文网址:
李传册
微信号
   李传册
微信公众号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