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别推荐 > 正文

我与王立军殊死搏斗2600天(之六):“我得到美国避难去!”

作者:jnls 日期:2014-06-23 17:04:56 人气:
 

文/王子湘
王子湘,辽宁省铁岭市开原市(县级市)人,1945年生,1995年至2001年期间担任开原市公安局局长。在任期间,王立军正好担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因业务关系,两个人之间逐渐产生矛盾、冲突,乃至展开对抗、斗争,直至走上迫害与维权、抓捕与逃亡的持久交锋。
本着真实、有据的原则,王子湘写成《我与王立军殊死搏斗2600天——王子湘回忆录》,还原了鲜为人知的铁岭时期的王立军真相。


一个名声显赫的打黑英雄、公安局长开车撞了人还动手殴打社会最底层的三轮车夫,不是一件小事。这件事虽然否定不了王立军那些“丰功伟绩”,但足以毁掉王立军所谓英雄形象。


王立军开始坐卧不安,感到压力和危机。于是,为了争夺证人发生了惊险一幕。
 
1999年3月12日8点40分左右,天空阴沉,小雨加雪。张贵成到开原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报案:“家里来了两个陌生男人,对我家人造成人身威胁,要求出警保护。”
 
治安大队接待民警陈国栋认真填写案件登记表后,立即向副局长兼治安大队长王鑫汇报。王鑫经请示分管治安工作的副局长赵子新同意后,责令民警方泽权、刘中华、贾世伟三名警察赶往张贵成家,将在现场的一当事人口头传唤到治安大队。经办案人员方泽权、刘中华询问,该人交待他叫李飞,是开原市松山堡乡北沟村农民,在开原市做买卖。李飞讲,他受铁岭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税侦大队的王剑峰之托,与另外一人来到张贵成家,主要目的是劝张贵成夫妇撤诉,对1998年张贵成被铁岭市公安局一驾车人撞伤、打伤的事私了。当办案人员追问另一个同来的人是谁时,李飞拒不谈其姓名和身份。


经开原市公安局进一步调查,张贵成妻子霍淑贤反映,另一个是个40多岁的男人,体态较胖戴眼镜,脸上有疙瘩。戴眼镜这个人提了好多人,提了王可万、高晓杰等。霍说:“你们提谁也没用,王立军也太牛×了,他要是来看看我们,我们兴许一分钱也不要。我男人牙掉了,现在鼻子还肿着呢。”戴眼镜的人说:“你告他也没用,他该做官还做官,也告不倒他,那么容易就曝光啊。”霍问他是哪儿的,他说:“我是做买卖的,以后你家有困难我能帮助,你家住楼、孩子安排工作,你有啥条件,都提出来,这块不行,可以搬走。”他还说他法院有人,临走还偷着把张家两口子的合影照片拿走了。
 
正当开原市公安局办案人员对李飞进行询问戴眼镜的男人是谁时,当天下午1时50分左右,铁岭市公安局银州区分局副局长范进喜驾驶辽M80090米色桑塔纳轿车来到开原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在王鑫办公室,范对王鑫和教导员冯涛说:“你们把我的朋友整来了,不是还要找和他同去的那个人吗?那个人就是我。”接着又说:“李飞够罪不?”王鑫回答:“我个人看不出来。”范进喜说:“那就放人吧!”
 
王鑫说:“事情还在调查之中,现在放人不合适。”治安大队要求范进喜写个事情经过,范进喜拒写;要他交回被他拿走的张贵成夫妇的合影照片,范进喜不承认拿,脸色难看,夹起皮包扬长而去。
 
大约在下午2点40分左右,铁岭市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大队长张忠庆一行四五个人驾驶辽OM0319号白色桑塔纳轿车来到治安大队,范进喜也一同进屋。张忠庆说接到李飞家属报案,开原市局抓了李飞,还打人,要求看材料,与李飞见面。当他们见到当事人李飞时,说什么也不让开原市局治安大队的民警在场,把开原民警全从办公室撵了出去。
 
正在这时,开原市委书记赵铁峰找我,让我到他办公室。我们见面后,赵书记问我:“铁岭市局局长王振兴接到举报,说开原市局把铁岭市局的人抓起来了,这件事铁岭市委很重视,要做好有关方面的工作,要替铁岭市委负责。”我回到局里,立即进行了调查,查明王振兴局长接到的举报情况根本子虚乌有。

我预感到王立军要下手了,他要带走李飞,制造诬陷我们的伪证。我坐在公安局院内西侧的招待所二楼,手里拿着对讲机,透过玻璃窗注视着院内事态的发展。
 
下午4点20分左右,铁岭市局纪检组副组长周德仁、姜兴孝带人来到开原市局,什么理由也不讲,就要把李飞带走,说由他们进行处理。这一次,他们分乘辽MO011号、辽M0604号两辆警车,共12个人。周德仁等人以开原市局民警对李飞进行刑讯逼供为由对办案人员方泽权、刘中华进行询问,其中方泽权被询问长达3个小时。当晚5点至8点,又对李飞进行询问,李飞明确地表示:开原市局没有逼他,更没有动他一手指头。这期间,周德仁提出要带李飞和办案人员与纪检人员一起去铁岭市局。
 
当晚6点50分左右,铁岭市局刑警支队政委姜玉林带20多名刑警,其中还有两名女记者和一名扛摄像机的男记者,分乘辽OM0200号、辽0-00236、辽OM0346号5台警车驶入开原市局大院。他们气势汹汹,骂骂咧咧,场面十分紧张。他们商量了二三十分钟,有人上楼说领导要与李飞谈话,就把李飞从二楼带到一楼。到一楼后,他们却把李飞直接带进准备好的面包车里,要把李飞抢走。开原市公安局认为对李飞进行询问是正常履行工作,铁岭市公安局没有正当理由要带走李飞,这不仅不符合法律要求,更干扰了开原市公安局的正常工作。为防止王立军阴谋得逞,我用对讲机告诉门卫:关上大门。开原的干警立即用警车挡住铁岭市公安局的面包车,形成了对峙局面。形势紧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我立即向开原市委书记赵铁峰报告情况,赵铁峰书记一边责成开原市市长赵学明、常务副市长李德俊来到开原市公安局控制局面,一边向铁岭市委书记王专报告。王专指示:“做好开原市局工作,控制事态发展。”又给铁岭市公安局打电话要求撤警。
 
半小时过去了,铁岭市局仍然坚持要带走李飞、带走办案人员和纪检人员,没有撤警迹象。
 
我又报告给赵铁峰书记,赵铁峰再次向王专书记作了报告,王专很气愤,第三次打电话给铁岭市公安局。晚8点钟左右,铁岭市局刑警支队撤走,但铁岭市局纪检、督察人员仍滞留在开原市局纠缠不休,继续坚持要把李飞带到铁岭。
 
正在此时,王专书记给我打电话,要求开原市局稳定情绪,为党负责。我迅速打电话给王鑫,传达王专书记的指示,并再次转告铁岭市局人员:王专书记让他们撤警。铁岭市局纪检组面对王专书记的指示无动于衷,坚持带人。周德仁称:王振兴局长刚打过电话,说王专书记让铁岭市局撤警的命令不存在。无奈,我一边稳定开原民警情绪,一边打电话找王专书记。王专书记说:“你让他们接电话,我直接向他们说!”


王专书记与周德仁接通电话后,晚上8点30分左右,铁岭市局纪检组才撤走。
 
鉴于张贵成报警前前后后发生的复杂情况,我本着保护当事人人身安全的原则,派两辆警车护送李飞回家。因为发现李飞家周围有可疑人员,应李飞人身保护申请,我果断布控保护当事人。
 
3月13日上午8点30分,李飞提出到地处杨木林子乡的厂子处理业务。出于安全起见,开原市局派了有关同志陪同前往。
 
当天下午2点多钟,铁岭市局刑警支队税侦大队的王剑峰带两人开着挂地方牌照的00592号奥迪轿车进入李飞厂子。我们发现李飞被带走,李飞妻子刘玉娟一块也被带走。
 
刘玉娟在上车前把情况向开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张俊久作了报告,张俊久同副局长王鑫驾车在后跟随,并向局里报告紧急事态。为了妥善处理此案,我指派赵子新副局长立即调动警力堵截,为的是向当事人李飞负责,也是向即将到来的市委调查组负责。
 
我马上把这种情况汇报给赵铁峰书记,赵铁峰书记指派市长赵学明、副市长李德俊赶赴现场。
 
下午3点钟左右,在开原市铁西立交桥的市政收费口处,王剑峰乘坐的00592号奥迪车被截住。王剑峰下车后,车上人员立即将车门锁住,不让李飞夫妇下车。
 
我局赵子新副局长问王剑峰:“你干啥来了?”
 
王剑峰回答:“有人举报李飞偷税漏税!”
 
赵子新说:“昨天的事情你不是不知道,而且已经牵扯到你。你们使用这种方法把人带走不合适。”
 
王剑峰说:“我是上指下派,这事我做不了主,我们的支队长带人正在道上迎接呢。”
 
赵子新十分严肃地说:“剑峰,这边的事态你也看清楚了吧,人是带不走的,应该向你的领导汇报一下,人带走了,造成的后果你能负起责任吗?”
 
听完这话,王剑峰马上用手机汇报了现场情况,随后把李飞夫妇从轿车里放出来。
 
我当时认识到,王剑峰带2人又以偷税漏税为借口,要将李飞夫妇拉回铁岭,铁岭市公安局如此挖空心思地要带走李飞,就是为了诬陷我和局里干警。
 
这起上级公安机关与下级公安机关发生的不该发生的事件,在辽北地区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严重地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损害了公安机关的形象,成为各市(县)区舆论焦点。制造这个事件的人就是王立军。
 
铁岭市公安局企图以开原市公安局办案违法违纪为由,三次派警力干扰开原市公安局正常办案,几次欲强行带走当事人,实际上正是市局违法违纪。
 
事件发生后第三天,铁市公安局局长王振兴和常务副局长张奇国特地到开原看望我,他们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你受委屈了!”随即又有铁岭市委主管政法的李铁民副书记也来开原看我。他们的默默支持,使我明白:我不是孤立的,我更加增强了斗争的决心和信心。
 
张贵成诉讼案,在艰难险阻中继续进行。
 
开原法院迟迟不向王立军送达起诉状,两位律师写给开原政法委一份《律师意见书》:
 
“开原市法院违反《民诉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至今也未将起诉书副本送达被告王立军。经原告代理律师多次询问,法院院长章汉英却以已经同王立军接触,等市委调查组结论为由予以推拖。请政法委实行法律监督,确保本案得以依法正常审理。”
 
在开原市委书记赵铁峰的过问下,1999年3月26日,三轮车夫张贵成诉王立军人身损害赔偿案才由两位法官到王立军的办公室送达了起诉状和开庭通知书。
 
突如其来的法律文书顿时令他手足无措,他气急败坏,把办公桌上的材料划拉到一边大声喊:“我得到美国避难去!我得到美国避难去!”真是一语成谶,13年后,王立军终于兑现了这句话。


送达两天后,铁岭市委书记王专的秘书唐××给我打电话,说王书记约我到沈阳,和王立军三个人一起吃点饭,我拒绝了。大约过了三四天,唐××再一次给我打电话,我还是婉言谢绝了。
 
过了半个月,昌图县公安局长苏殿明也打电话给我,约我和王立军一起聚聚。我连市委书记都没答应,更不可能答应他。
 
事实上,王立军从1996年3月与我发生冲突开始就千方百计利用手中权力贬低、刁难、压制开原公安局的工作。市局评先进单位时谁也不敢上开原公安局来考核。
 
我到市局开会,其他县市区的公安局长都不敢和我说话。到省里开会,谁也不敢和我住一个房间。有一次,局里一个同志见到我,和我握了手,被王立军看见了,这个同志担心地和其他人说:“这下我完了!王立军看见我和子湘局长握手了。”王立军经常在会上对我指桑骂槐。尽管如此,开原市公安局的工作仍是县市区中最好的单位。王立军就百般挑剔,鸡蛋里挑骨头,肆意抹杀和指责。他对开原去市局参加会议的干部采取排斥、不理睬、看白眼、坐冷板凳等办法进行孤立,让他们明白这是王子湘造成的后果。王立军还不惜收买我局内的个别人,收集我的“罪行”材料。甚至称开原有黑社会,企图把我打成黑社会的保护伞,以达到整倒我的目的。在无计可施时又煽动铁岭市委主要领导要调动我的工作岗位到人大当副主任。我坚决表示哪也不去,就在公安局。
 
我们局里广大干警心知肚明,都不买王立军的账,相反,在压力面前更加谨慎和勤奋工作,同仇敌忾,坚决与王立军奋力抗争。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