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别推荐 > 正文

我与王立军殊死搏斗2600天(之五):人力车夫状告王立军

作者:jnls 日期:2014-06-23 17:02:40 人气:
 

文/王子湘
王子湘,辽宁省铁岭市开原市(县级市)人,1945年生,1995年至2001年期间担任开原市公安局局长。在任期间,王立军正好担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因业务关系,两个人之间逐渐产生矛盾、冲突,乃至展开对抗、斗争,直至走上迫害与维权、抓捕与逃亡的持久交锋。
 
本着真实、有据的原则,王子湘写成《我与王立军殊死搏斗2600天——王子湘回忆录》,还原了鲜为人知的铁岭时期的王立军真相。


人力车夫张贵成1998年是47岁。他原是辽宁省开原市李家台乡供销社职工,复员军人,因为所在的供销社改制下岗。他带着一双儿女和妻子,到开原市内孙台街租一间平房,靠蹬人力车维持生活。
 
1998年10月14日上午9点多钟,张贵成蹬着人力车,载着一位妇女和一个小孩,通过开原市浴池西路口,由南向北行至马路中心线北侧时,猛然听到警车的警报声,就急忙踩刹车。还没有等到人力车停稳,一辆飞驰而来的轿车“砰”地一声将人力车撞翻。张贵成感觉自己头昏眼花,浑身疼痛,摔倒在地,大腿和裤子也摔破了,挣扎一下还能动,就急忙爬起来,一瘸一拐地从人力车的车棚底下拽出小孩,扶起了摔倒在旁边的妇女。
 
这时,张贵成才看清,撞他的是一辆白色奔驰牌轿车,安装着警灯和警报器,却没有车牌号。奔驰警车上走下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劈头指责张贵成:“你怎么抢道呢?” 接着他以命令口吻说:“你赶快扶她俩上我的车,去医院。你也上车!”懂一点交通常识的张贵成坚持说:“得等交通队出完事故现场。”没有等张贵成的话音落地,那个人就猛击一拳,打在张贵成嘴巴上,张贵成一个趔趄,大声问:“你怎么撞了人还打人呢?”那个中年男子说:“我就打你!”说着,他又对着张贵成的面部连击两拳。张贵成顿感嘴部又疼又麻,用手一擦全是血,一颗门牙掉了一半。情急之下,当过兵的张贵成也握拳要还手,只听见有人喊:“老头,千万别还手,他是王立军!”
 
当时围观的有几十人,亲眼见到了这一幕,这个人就是王立军,是铁岭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听到王立军的名字,张贵成怔住了,没敢还手。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纷纷指责王立军撞了人还逞威风。双方僵持了一会,“110”警察和交警大队的警察到了现场,一看是王立军,纷纷敬礼,问明了情况,勘察了事故现场后,请王立军先行离开现场。王立军驾驶着那辆没有牌号却安装着警灯的白色奔驰车扬长而去。
 
根据现场记录,开原交警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王立军因违反机动车行车规定,负该起责任事故70%主要责任;张贵成因违反非机动车辆行车规定,负该起事故30%次要责任。
 
事故发生后,我局出现场的公安局副局长朴占浩给我打电话说“王立军撞人了,要拘留被撞人”,问我如何处理。我考虑了一下,王毕竟是市局领导,不能总是对抗,而且我对现场事实不清楚,就回答说:“你自己看吧,该拘就拘,不该拘就别拘。”

 

 

事发当天,应王立军要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张贵成被开原市公安局按交通肇事决定给以拘留15天处罚。没想到,这引起社会广泛不满。当时就有许多群众议论说:主要责任者驾车而去,次要责任者带着满嘴血迹进班房。
 
我得知反应后,把朴占浩找来问情况。朴说:他接到铁岭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计连科支队长的电话,说王立军在开原出了交通事故,让他过去处理。王当时指示,“张贵成不讲人道,要好好教育教育,把他拘留”。
 
朴还写了一份说明:“王立军对我说:‘现在现场也看完了,我上清河开会,把蹬倒骑驴的带到交通队,这个人一点人道也不讲,要好好教育,拘留他!’王立军走后,我安排崔云吉把张贵成带到队里做材料,同时让110把妇女和小孩送到医院检查后(花100多元没什么事)领到交通队做材料。这时铁市刑警支队政治处刘主任到交通队问了一下情况后说:王立军局长告诉必须行政拘留。我和交通队核计,上级领导告知拘留我们就照办,在我们把拘留手续办完后刘主任才回铁岭。当时在场的有交通队史有根、王东升、崔云吉、雷生云。”


当时出现场的交通队崔云吉“关于对张贵成拘留说明”是这样写的:


一九九八年十月十四日,我开原市交警大队出完现场后,我和雷生云被叫到队长室,队长室当时有朴局长、史队长、王队长、我和雷股长。等我们到时,朴局长说要对骑人力三轮车人张贵成拘留15天。史队长和王队长说:给骑三轮车的人拘留合适吗?朴局长又说:这是王立军局长的指示。在我们大家争论时,有一位是王立军局长派来的领导,又与王立军局长用手机通了话后,说:王立军局长指示行政拘留15天。就这样,对骑三轮车人张贵成办理了拘留手续,送到了看守二所。

 

 
我还听说向张贵成宣布拘留15天决定时,张贵成提出:“你们不把王立军打我三拳写上,我就不签字!”在场的交警、张贵成的战友王立志说:“把他脸上的血擦干净再带走!”第二天,张贵成的妻子霍淑贤找我,我让她去铁岭找王立军。

 
霍到铁岭见到了王立军,王让她回开原找朴副局长。第6天张贵成从拘留所出来了。
 
王立军恃权拘留人力车夫,在开原激起了民愤。很多目睹过现场的群众对我讲:“子湘局长应为张贵成鸣不平啊!”尤其是我局的干警纷纷对我说:“王立军太无法无天了!”
 
张贵成是社会最底层老百姓,虽然憋气,想讨个说法,但是没有勇气。不是别的,一个小小的三轮车夫跟铁岭市公安局长打官司能行吗?谁能为一个小人物得罪公安局长?
 
正在这时,又发生了张凤英案。
 
1998年12月24日,辽源刑满释放人员张凤英到铁岭市用假表骗钱。王立军得知后,亲自带刑警赶到现场,如同以往一样安排了拍照和录像,他亲自上楼抓捕。不一会儿,张凤英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口吐白沫,被警察抬下楼,第二天,经抢救无效死亡。王立军说,张凤英突然从屋内窜出,企图逃跑,一脚踩空,头朝下跌落在楼梯缓步台上。但是,刑警队上上下下议论纷纷。已身为司法局长的王海洲得知后,在1999年初,他联系了两名律师帮助张凤英家属进行控告。我当时觉得,一件件事实表明,王立军滥施淫威、横行霸道,已达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程度。
 
我想到从1996年以来王立军滥用职权的种种恶行,想到他处处对开原公安局刁难,时时对我们报复,我觉得应当顺应民意支持人力车夫为维护合法权利进行抗争。但是,对于王立军这种居心险恶的人,手中有权,背后有领导撑腰,我不能不考虑后果。
 
我先是同局里领导班子研究,常务副局长王军、副局长赵子新、王鑫、朴占浩等同志一致表示支持人力车夫。我又征求了许多干警的意见,大家都是义愤填膺,表示一定和我站在一起。我又同开原公安局常年法律顾问、开原咸达律师事务所主任、高级律师姜荣森多次研究。与此同时,我又和各级领导干部、社会知名人士、教委副主任马义荣、建委主任贾学天等朋友反复沟通,听取他们的意见。我们共同分析了利害关系,考虑了各种环境和人为的因素,面对王立军,我既然不随波逐流,不同流合污,就必须选择斗争。我们分析了现状,如果对王立军的行为听之任之,王就会得寸进尺。1996年我们已经得罪了王立军,他一定会变本加厉报复我们,而我们则丧失了反击的机会,到时我们会将无颜面对开原父老乡亲。我们的共识是支持人力车夫维权告状。对于政治风险,我们也有充分估计。
 
我决心挺身而出,不论发生什么后果都由我一个人承担责任!
 
我支持人力车夫告状的信息很快传到王立军的耳朵里。春节刚过,清河水库管理局×局长受王立军所托,委派高建仁到咸达律师事务所找姜律师,希望他出面做我工作,如能制止人力车夫告状,愿拿出×万元平息这件事。姜律师对我讲了。我们认为,不是钱的问题,王立军必须承认撞人打人,否则没法谈。
 
王立军明白,如果他承认撞人打人,他的仕途就完结了。我知道,王立军决不会轻易甘心服输。
 
他首先采取特务手段安排市局技侦支队的谷春利专门用一台技侦机监听我家的住宅电话,一直到2003年王立军调离铁岭才解除。谷春利后来对王军讲:“王立军有令,案子再忙,监听王子湘家电话的机器也不能撤!”
 
我深知王立军的为人和手段,所以在那段日子里,我从来不使用家中的座机。
 
经人推荐,张贵成聘请了两位律师做代理人,一位是辽宁涉外律师事务所律师杨英杰。杨律师当年40多岁,在律师界很有名,他不畏权势,只要认为当事人有理,敢替当事人讨公道,为此曾得罪过有权势的人。他听了张贵成的述说,又看了材料,决定提供法律援助,接受委托。另一位是开原咸达律师事务所的女律师解宏阁。解律师是高级律师,富于正义感,有一定社会声望,对状告有权有势的王立军毫不畏惧。
 
两位律师在起诉前作了充分的事实调查。他们先后找了主管局长,调查了处理肇事现场的交警队和110干警,取了40多份在场目睹人证言,也找了乘坐人力车的妇女任静秀,她如实地证实了事故现场的亲身经历。
 
这些证人都一致证实了只有王立军一个人驾驶肇事的轿车,也证实了是王立军动手打张贵成脸上三拳。应该说: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1999年3月10日,两位律师作为代理人陪同原告张贵成到开原市人民法院立案庭交起诉状。一场震惊全国的人力车夫状告打黑英雄、全国二级英模、全国十大杰出民警的人身侵权案件拉开了序幕。
 
原告人张贵成的诉讼请求共两项:一是要求被告王立军承担医药费、误工费等4757. 32元并赔礼道歉;二是要求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诉状的事实理由是:
 
“……我满脸是血,感到嘴部特别疼,用手一摸一颗门牙被打断了。打我的就是王立军,当时在场围观的群众能有上百人,群众见我被撞,又无缘无故被打,都非常同情,议论纷纷,使被告无法脱身。被告(王立军)用手机把110及交通队调来,原告要求看病,被告不让。一会儿被告开车自己走了,我被警车送到胜利派出所又被送到交通队,被拘留6天放出来。回家后一直感到头昏目眩,牙疼,太阳穴疼,在人民医院就诊,到城郊医院打点滴。医药费、误工费、镶牙费等共计4757. 32元。”
 
诉状交给法院,开原市人民法院慑于王立军的强势不敢送达,而且院长章汉英先行告知了王立军,并把卷宗带给王立军看。
 
王立军得知人力车夫张贵成告他的消息后立刻慌了手脚。据与他一起打黑后来反目的原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计连科当年观察到,“得知张贵成告自己后,王立军好久都睡不着觉”。
 
案子刚到法院,铁岭市委书记王专立即出手保护王立军。他派出铁岭市纪检委副书记、监察局副局长宋成尧带队组成市委调查组到开原,把人力车夫张贵成找到宾馆四天,连续谈了17个小时,用尽利诱威胁手段劝张贵成撤诉。张贵成没有答应。调查组也找我谈,宋成尧直截了当对我说:“你跟他斗(指王立军)能斗得过吗?你多大脑袋?”我说:“我跟他斗能怎的?他打人还有理啦!”我知道宋的孩子是王立军一手安排在公安局工作的,宋的态度不足为怪。调查组只好无功而返。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