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别推荐 > 正文

我与王立军殊死搏斗2600天(之四):电视剧《铁血警魂》是怎样出笼的?

作者:jnls 日期:2014-06-23 16:57:51 人气:
 

文/王子湘
王子湘,辽宁省铁岭市开原市(县级市)人,1945年生,1995年至2001年期间担任开原市公安局局长。在任期间,王立军正好担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因业务关系,两个人之间逐渐产生矛盾、冲突,乃至展开对抗、斗争,直至走上迫害与维权、抓捕与逃亡的持久交锋。
本着真实、有据的原则,王子湘写成《我与王立军殊死搏斗2600天——王子湘回忆录》,还原了鲜为人知的铁岭时期的王立军真相。


有两封发向中纪委的信,当然其结果是石沉大海。


王立军又是怎样恃权作恶、陷害无辜的呢?
铁岭市看守所监管支队副支队长孙同茂对我说:只因为王立军非法会见羁押在铁岭看守所跨国组织妇女卖淫的沈阳某洗浴中心两名重大案犯,上级查处时让孙同茂等七人作了证实,就被王立军以其他借口隔离审查,免除职务。
2003年11月26日,孙同茂写了一封上访信,寄给中纪委。他写道:
 
我叫孙同茂,男,1949年生,中共党员,现任铁岭市公安局主任科员,住铁岭市消防家属楼。我举报原铁岭市公安局局长(现任锦州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徇私枉法、滥用职权、非法拘禁和打击报复干警的犯罪事实。
我1994年从铁岭市消防支队政治部主任岗位上转业到铁岭市看守所任政委,1997年机构改革,我任监管支队副支队长。
1999年8月29日晚,铁岭市看守所收押了一男一女两名重要案犯,案由是组织泰国六名少女在沈阳一个洗浴中心卖淫,其中一个逃出到泰国驻沈领事馆求救。案发后,为了保密防止干扰,这一男一女被押送铁岭看守所,押送的专案组领导特意申明纪律,要保密,不许走漏风声,不许任何人与之见面,保证绝对安全,要加戴戒具。
当时我是总值班,时间是夜间11点,我当即指派民警为二被告戴上戒具,押送到监舍去。押送路上,其中男的案犯拉住我的手对我说:“立军局长是我铁哥们,我要见他,麻烦你告诉他一声。”被我当场拒绝。
8月31日下午两点多钟,王立军检查FLG情况来到看守所,王立军到看守所后就把案犯王伟(真名叫牛洪波)和刘艳提出来。王立军让我们把刘艳的戒具摘下,他单独会见二案犯达三四个小时。
9月1日,专案组提审疑犯,一看戒具没戴,疑犯的态度有变化,非常气愤,询问怎么回事,支队长李文奎告诉说是主管局长王立军让摘的。专案组转身走了,第二天案犯被提走。
过了一个多月,省厅纪检委下来调查,我们七个干警实事求是讲了并出了证,事后听说王立军在局党组会上作了检查。
对此,王立军怀恨在心,寻机报复。2001年春节前夕(第二天是除夕)是我值班,狱医反映犯人高宁有心脏病高血压,不住院有危险。因事前局里开会就强调春节期间注意安全,注意病犯情况,所以我就安排狱政大队孙立群与办案单位沟通,通过和犯人医院联系,铁岭监狱同意接收。下午2时,我就安排将高宁送到犯人医院。第二天早晨,在交接班的晨会上,我进行了通报,大家都很高兴。
按照规定,正月初八上班后,办案单位的铁法检察院李科长来沟通,要求我们共同派人看望病犯。上午打电话,傍晚王立军派来警务督察大队前来调查此事,我对此感到不理解。第二天早晨,我找了王立军,向他讲了具体情况,王立军当时就对我讲:“你没有权力送,你有责任。”我找了支队长,支队长也对王立军作法不满,感到很生气。
2001年2月4日晚上,王立军派督察对我进行了隔离审查,把我的手机收了,派两个人看着我,不许我对外打电话,在40个小时内我完全丧失自由。过了40个小时,不许我和单位接触,允许我中午回家吃饭,晚上必须住在刑警招待所。对我隔离十六天,什么手续也没有。放我回来时又说我走漏消息,停止职务一个月,实际上是剥夺我工作权利一百多天。
2001年6月15日,市公安局副局长王鹏飞向我宣布没有问题。可是在6月末却对我作出处理决定,以玩忽职守的罪名撤销我的副支队长职务,党内严重警告。这本应由党支部拿出意见,由党组决定,但是决定是局长办公会作出的。
我的亲身经历证明了王立军身为一个市的公安局长,竟敢如此徇私枉法,并在干警正常工作中,不惜采取打击报复、滥用职权、非法拘禁等手段迫害干警,为此,我向有关部门和领导反映,希望得到公正处理。


铁法市政协委员王杰每回忆起那一段日子就苦不堪言。2003年11月8日,王杰给中纪委写了一封控诉信,信中字字血,声声泪:
 
我叫王杰,男,现年41岁,汉族,现住铁法市吉源小区,职业为铁法市煤炭销售总公司总经理,铁法市政协委员。现因我遭受铁岭市公安局迫害,身心健康受损害,经济上遭到巨大损失,向你们进行控诉。
我原是吉林省辽源市个体养车户,一九九五年我来到铁法市建立了煤炭销售总公司,先后安排两百多名下岗职工就业,连续三年被铁法市委、市政府评为个体纳税大户,被评为先进民营企业,获得先进个人的荣誉称号。
一九九六年六、七月份,铁法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向我企业出售一台进口公爵王轿车,行车证车主叫颜宁,价格二十七万元。经侦大队让我将二十七万元购车款以支票形式转给铁岭市李龙汽车修配厂(个体业户)。
在我正常使用时,一九九八年六、七月份,铁岭市公安局追逃大队突然到我公司强行将该轿车和司机带到铁岭市公安局,将车扣留,既没有给我扣押单,也没有给我其他手续。大约七八天后,公安局用此车去抚顺市接新娘,中途在铁岭县横道河子乡与一大货车相撞,两死三重伤,铁岭市公安局开该车的司机当场死亡,轿车报废。这是铁岭市交通队出的现场勘察。
此后,我多次向铁岭市公安局索要车款,公安局以经费困难为由拖延不给钱。我曾就此事上访到铁岭市委和市人大,也曾向省委、省人大写了上访信,要求解决。此行为激起了铁岭市公安局的不满,一直寻机对我报复。
二〇〇二年一月十八日,铁岭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以我的企业与铁法市农行贷款正常业务往来作为货款诈骗犯罪为案由,将我和我妻子姜颖予以刑事拘留,对我家进行抄家查封。检察机关经过六个月的侦查,认为我公司贷款是正常业务往来,通知铁岭市公安局将我无罪释放。但是,铁岭市公安局拒不放人,继续关押我七个月。在此期间,公安人员给我戴上手铐脚镣达两个月之久,同时不断对我进行殴打刑讯。
在关押我十三个月后,铁岭市公安局又改变了罪名,以偷税罪要求铁法市检察院对我提起诉讼。在铁岭市公安局直接操纵下,铁法市法院以偷税罪判处我二年有期徒刑缓期三年执行。我认为判决错误,在我多次申诉下,铁岭市法院经重审,撤销了原判决,宣告我无罪。
我认为,之所以对我进行如此严重的人身迫害,就是因为我向铁岭市公安局索要车款引起的,是铁岭市公安局依仗职权滥用司法权力,对我进行报复和诬陷。
我遭到人身迫害,严重损害了身心健康,同时经济上也遭到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我是被铁岭市招商引资到铁法的,是铁法市人大招商的项目,我去铁法投资一百多万元建设了铁法市一万多平米的高层宾馆,还投资一千多万元建设了吉源住宅小区。由于铁岭公安局的违法行为,致使宾馆无法竣工,又导致我公司二百多名职工丧失了就业机会,造成我经济损失一千多万元。我感到在这种司法环境下,不能在铁岭市继续投资经商了。
以上所述都是事实,我要求追究有关部门和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及经济责任,希望我的控诉能得到有关领导的重视。


当王立军从排位最后的副局长一跃成为常务副局长之后,被封杀了四年之久的电视剧《铁血警魂》播映了。

王立军这样徇私枉法、残害无辜的恶人又是怎么走上银幕的呢?
1996年冬,王立军通过公安部金盾影视公司创作了以他自己为“原型”的电视剧《铁血警魂》剧本,剧本出台后,省公安厅党委认为情节违背事实,不同意拍摄。铁岭市委书记闰吉喆和市委班子、铁岭市公安局局长陈泰宝及党组一致表示,不同意拍摄此剧。
王立军无视组织决定,私自将剧组请到铁岭,又把拍摄基地设在南方。
经费从哪里来?据我所知,四平市有个富翁叫孙长春,在当地很有势力。孙驾驶一辆日本产高级吉普车途经铁岭,被王立军将车和人都扣下。孙找人与王立军沟通,付给王立军200万元才放行。此款没有入账,被王立军全部用于《铁血警魂》的拍摄。
电视剧拍成后,省公安厅、铁岭市委、市公安局不同意播出。1999年,省公安厅领导班子、铁岭市委和公安局主要领导调动,局长陈泰宝被交流到营口,王振兴到市局任局长。王立军趁此机会通过铁岭市委将原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王海洲调任市司法局局长,将排位在其前面的副局长马玉民调任中级人民法院当副院长。他还借“打黑”之机,对排位在其之前的副局长周晓民下手:在所谓黑社会头子杨富被执行死刑的头一天晚上,王立军指使手下人对杨富施以酷刑,让杨富供认给周晓民5万元钱。杨富被审讯一夜,死活不认。同时,市委领导进行了干预,致使王立军整倒周晓民的阴谋未能得逞。
对排位在他之前的副局长赵玉春、张奇国,王立军则认为都不是他的对手,不在话下。不久,王立军就从排位最后的副局长一跃成为常务副局长。就这样,在排除了所有干扰之后,被封杀了四年之久的电视剧《铁血警魂》播映了。
王立军善于拉关系、找后台、造舆论,先后动用巨额经费在《湖南卫视》、《山东卫视》、《长春晚报》等新闻媒体上制作专题节目、长篇连载文章,给自己树碑立传。2000年,他当上了铁岭市公安局长。
王立军被确立为“辽宁省委为全省建国以来50名永久性劳模之一,其事迹进入省博物馆永久性展览”。2000年6月又被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称号。当时,王立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自我吹嘘:“我是全国唯一两次获公安部二级英模、一次获一级英模的人。因为一级英模的牺牲率是96%,二级英模的牺牲率是85%。我作为一名警察,是无愧于这个职业的。”

多年来,我想不明白,像王立军这样的人为什么能受到重用?我认为:除了用人体制外,也有环境的因素。在一个封闭落后的辽北新建的煤矿小区里,治安环境较为混乱,公安队伍刚刚组建,还未走上正轨,素质偏低,市委主要领导出于政绩要求,于是王立军成为混世魔王。
我在回答记者“你如何评价王立军”时,我说:“王立军当兵不是一个好兵,当工人不是一个好工人,当警察不是一个好警察,是警痞、警棍、警匪、警霸!”记者问我:“难道王立军没有长处吗?”我回答说:“有,他能当导演,自编自演!”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