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别推荐 > 正文

我与王立军殊死搏斗2600天(之三):看看那些媒体怎样吹捧王立军

作者:jnls 日期:2014-06-23 16:49:20 人气:
 

我与王立军殊死搏斗2600天(之三):看看那些媒体怎样吹捧王立军

2014-05-18 时代屋

欢迎走进时代屋,请点击图片上方时代屋加关注,即可每天获取精彩内容。

文/王子湘

王子湘,辽宁省铁岭市开原市(县级市)人,1945年生,1995年至2001年期间担任开原市公安局局长。在任期间,王立军正好担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因业务关系,两个人之间逐渐产生矛盾、冲突,乃至展开对抗、斗争,走上迫害与维权、抓捕与逃亡的持久交锋。

本着真实、有据的原则,王子湘写成《我与王立军殊死搏斗2600天——王子湘回忆录》,还原了鲜为人知的铁岭时期的王立军真相。

王立军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冲向嫌疑人乘坐的夏利轿车,用冲锋枪托砸坏车的门玻璃,跳上车棚,朝天打了一梭子子弹。电视台摄像记者凭着职业敏感抢拍到这一“惊险”镜头。

1999年铁岭市公安局为王立军撰写打印的长达25页2万多字的《黑幕——一场全国罕见的打击报复打黑干警事件真相》散发给全国近三十家新闻媒体,这些媒体就根据《黑幕》撰写了大量报道、吹捧王立军的文章。

《长春晚报》记者张放根据《黑幕》写成了《撕开黑幕》(纪实连载),从2000年1月3日开始登载至1月22日止,共22期,其中关于“四大恶魔”一段是这样描述抓捕昌图案犯何晶的:

……情报来了,何晶潜回昌图,正在自家开的奥林大酒店喝酒。王立军即刻带领20余名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前往抓捕。可当他们从60公里外的铁岭赶到昌图时,何晶已离开了酒店。事不宜迟,王立军作了紧急部署,兵分几路围追堵截何晶。而王立军自己则奔向老窝奥林公司。在院外一眼就认出了何的“标志”505轿车。与此同时,何晶也发现了一辆陌生的车开来。他预感不妙,钻进车飞也似的开走了。

“哪里走!”王立军驱车跟了上去。

一个逃,一个追,两辆车死死咬住。

何晶的车已开疯了,也没有甩掉王立军。就在王立军快要追上何晶的车时,一辆农用四轮拖拉机在公路调起了头,正好挡住王立军的去路。望着何晶的车飞驰而去,王立军气得眼里直冒火……然而何晶的车开到离县城不远时,突然出故障熄火了。真是天助我也!何晶和车上两个保镖急得满头大汗。就在此时,王立军飞车赶到。

短兵相接,必然有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一边是武林高手,一边是孤胆英雄。在二比三,王立军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他没有畏惧。几个猛虎下山的直拳、扫堂腿就撂倒了何的两个打手。何晶这时想绝处脱身,便使出了看家本领,同王立军顽抗。王立军哪甘示弱,他凭着自己的机智勇猛和精湛武功,与何晶对打起来。整整相持了20分钟后,王立军一记重拳,将何晶这个号称远近无敌的恶棍击倒在地。

多么常见的电视剧情。有很多人相信不疑,而且是铁岭市某些领导。

王立军此后自己又有多种描述,他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警察人生》专访时,他说当时是“自己的子弹已经打光了”,过了一会儿又说:“他冲何晶的两个保镖的腿上连续打了两枪。”

其实,这些情节都纯属虚构,当时参加抓捕何晶的警察有二十多人。刑警支队长告诉我: “何晶坐在酒楼根本没有反抗。”

许多看过以王立军为原型的电视剧《铁血警魂》之后,惊奇地说:“铁岭的黑社会比电视里香港和上海滩的黑社会还黑!”

《铁血警魂》编剧周立军回忆文章《王立军一语成谶》中讲了一个小故事:“我们在兰州拍摄期间,王立军前来探班,酒桌上说起他与铁岭黑帮头子的第一次照面:那天下着大雨,他从酒店出来,身后带着数个保镖。我从汽车上下来了,淋着雨站在他面前。我们两个对视了足足好几分钟,他终于避开了我的目光,灰溜溜地走了。听罢,全组的人都埋怨我,说这么好的情节为什么不写进剧中?我只能笑笑说,这是香港黑帮片里的情节。”可见,电视剧中原型王立军是怎样的离奇编造。

所以,王立军这位“中国一级英模”的英雄形象和业绩被反复宣传,只能让我们这些铁岭干警嗤之以鼻。

我记得,1994年10月,铁岭和开原联手侦破一起走私倒卖虎皮的案件。我亲眼目睹了王立军的表演。

三名走私嫌疑人手中既没有任何凶器又没有做任何反抗,开车到了宾馆院内乖乖束手就擒。这时,在现场的王立军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冲向嫌疑人乘坐的夏利轿车,用冲锋枪托砸坏车的门玻璃,跳上车棚,朝天打了一梭子子弹。让我们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半天没缓过劲来。开原市电视台摄像记者张大海凭着职业敏感抢拍到这一“惊险”镜头。

而王立军带来的摄像师朱江当时未领会局长意图反应慢了半拍,没有抢拍到镜头,当即遭到一顿训斥。此后,一幅王立军左手拿对讲机、右手高举冲锋枪,挺立在轿车旁的光辉形象不断出现在各种刊物和报纸上,照片的文字说明是:“打黑英雄王立军”。

值得一读的是介绍王立军英雄事绩的文章是这样吹捧的:

此案在王立军精心筹划下,采取诱敌上钩,引蛇出洞、请君入瓮、集中抓捕等各种手段措施,动用150多名警力,从南到广州北至中俄边境的广大空间范围内,与特大走私贩卖野生动物团伙展开斗智斗勇的战斗。

3月22日上午,当犯罪分子按约到达交货地点后,王立军发现汽车中的罪犯举枪意欲射击,当即扣动扳机射出一梭子子弹,并第一个跳到汽车上,用枪逼住罪犯,当场将6名罪犯全部抓获。

我亲自参与的另一件案件,竟然像拍电视剧似的。

1995年8月8日早晨,三名歹徒在大连抢劫了一辆出租车,杀死司机后驾车逃跑,在开原遭到我局警方堵截。一名歹徒刺伤了民警,民警赵桥奋勇上前与歹徒搏斗,三名歹徒见势不妙丢下车落荒而逃,他们逃进清河区三台子村的苞米地里,我指挥开原警察进行围堵,到中午12时许将三名歹徒抓获。

王立军接到报案后赶到开原,他不到现场指挥,却坐在开原交警三中队的办公室喝茶。通过对讲机在得知三名歹徒已抓获后,他立即带人赶赴现场。他下车后让抓获歹徒的办案民警张家芝、李黎、雷声云等人离开现场,他亲自指挥,让三名歹徒趴在公路上,他用一只脚踩着一名歹徒的后背,一手高举冲锋枪,摆出一个造型。这个摄下来的录像和照片,也多次在电视和报刊上出现。

王立军的戏剧化表演越演越烈。1997年,辽阳市发生一起袭警抢枪案,久侦未破。1997年10月,开原警方获得线索,是开原的曹瑞欣作案。我组织人缜密侦查,找到犯罪嫌疑人的落脚点,当我们决定实施抓捕时,王立军来电话指示必须等他率人从铁岭赶到开原再进行。结果嫌疑人潜逃。

事隔半个月,开原警方又一次摸准了曹的落脚点,王立军再次电话指示要等他带人从铁岭赶到现场再行动。晚上7时许,王立军醉醺醺带领20多名刑警和两部摄像机来到清河电厂招待所。他先是将开原参战的民警全部安排到其他房间,会议室只留下我和副局长王军、窦景和参加排练。王立军先是进行“战前动员”,由他讲话,然后由他制定“抓捕方案”。拍摄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晚上9点多,大队人马才赶到开原市城郊乡八里桥子村曹的落脚点曹树前家。按照“抓捕方案”,事先让女特情从警方拿一支54式手枪给嫌疑人作为条件在曹树前家接头,以稳住嫌疑人曹瑞欣。结果是王立军带来的警员一面鸣枪一面录像,几十人齐头并进向接头地点聚集,闹得鸡飞狗跳。

待大队人马进入接头的曹树前家时,犯罪嫌疑人早已挟持女特情潜逃。这时,大丢脸面的王立军恼羞成怒,当场一声令下:“给我打!”干警把曹树前夫妇痛打一顿,把房屋玻璃全部打碎。12岁的孩子被吓得哇哇直哭。三天后,女人上院里厕所还需两人架着胳膊掺着。

市局刑警撤出后,我局的副局长王军调动警力组织搜捕,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多钟,才将嫌疑人曹瑞欣在金沟子镇二社村捕获,救出女特情,缴回了手枪。

事后在表彰有功人员时,根本没有提开原警方,造成犯罪嫌疑人两次潜逃的王立军却成为有功之臣。

2002年公安部举办的春节联欢晚会上,王立军在台上众星捧月式的亮相,他讲述自己说:“有两名民警死在我的怀里,我执行任务20多次负伤。”

一位市局副局长对我说:1996年5月,一个诈骗犯罪嫌疑人被沈阳警方抓获,通知铁岭警方到沈阳押解人犯,王立军带人前往。在移交人犯时,面对带着手铐已无任何反抗能力的嫌疑人,王立军让打开手铐,重新“演练”一遍抓捕行动,参加“演练”的民警像众星捧月一般紧紧聚集在王立军身旁,一面鸣枪,一面鸣警报器,摆出造型进行录像。沈阳警方同行莫不掩口而笑。

2000年春节后的一个夜晚,开原市一个叫蒋学军的精神病患者,在家持刀砍伤了妻子,把门从里面锁上,然后给公安局打电话报案说:“我杀人了!”叫嚷说“我还要杀人!你们让王立军来!”

我和副局长王军、刑警大队长王云峰赶到现场,敲门不开。这时,王立军带领防暴队,携带两部摄像机赶到了,就从房间的后窗户进入室内,把房门打开。我们进屋后发现蒋学军明显是精神病状态,蒋的爱人也说他丈夫有精神病,请求干警别抓走他丈夫。但是,王立军还是坚持把蒋带走,关押了两个多月,并当场警告去现场的干警对外封锁消息,不准谈论案情,更不准说蒋是精神病人。

三天后,中央电视台在《早间新闻》播报:王立军在九小时内破获一起特大杀人绑架案……

至今在开原引为笑谈的是1999年夏天夜间,开原玻璃厂失火,铁岭、开原的主要领导都到了现场,我和开原的武警及干警们参与救火,经过抢救,火熄灭了。这时王立军带着记者和摄像师赶来了,一看火已灭了,他来晚了一步,就拿出指挥员架势,命令武警把一垛几百箱玻璃瓶子搬离,战士们流着汗水做没用的劳动。王立军面对摄像机让消防战士把水龙头对准他往身上喷水。记者装模作样问他:“你是谁?”王回答:“我是一个警察!”

此情此景,我历历在目,至今我也忍不住为这种电视报道感到悲哀。

铁岭市公安局撰写的向全国三十多个媒体记者散发的《黑幕》,一开头的“镜头之四”写的是“4月8日凌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警务大楼门厅前,有人置放一个点燃的炸药包,因导火索中段受潮爆炸未遂”、“王立军是真正的英雄,在同形形色色的歹徒搏斗中,他曾20多次负伤,几次险些牺牲。最严重的一次昏迷了二十多天,并已着手准备后事,筹备开追悼会。专著《东北虎传奇》、电视连续剧《铁血警魂》,再现了王立军英勇奋斗的真实历史”。

2001年在北京电视台二台《王立军的故事》中,王立军神气活现地讲自己办案身受重伤。《长春晚报》连载《撕开黑幕》讲“王立军驾车回家,马路对面突然有人向他的汽车开枪,王立军立即进行还击”。在这里炸药包一事有了新的说法:“有人把炸药包放到警卫大楼门前柱子旁,被一名干警发现,扑灭导火索已经来不及了,眼看一场惊天动地的悲剧即将发生,突然,奇迹出现了,天上一声惊雷,降了一阵急雨,将导火索淋灭。”

这样的记者何不去写科幻小说呢?我当时就曾问市局,炸药包现在哪里?

王立军在2002年公安部春晚舞台上

2002年公安部举办的春节联欢晚会上,王立军在台上众星捧月式的亮相,他讲述自己说:“有两名民警死在我的怀里,我执行任务20多次负伤。”这些话让我们铁岭干警震惊。我们都在王立军身边工作,我们当然最知情。哪个警察死在他怀里?王立军什么时候受的伤?伤在什么部位?我们怎么不知道,也没听说过?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