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人身伤害●刑事自诉 > 正文

相约饮酒一方死亡赔偿责任如何认定

作者:jnls 日期:2014-2-6 20:33:39 人气:
 【问题提示】
饮酒过程中人们是否有注意义务?因饮酒产生的人身损害后果该如何确定责任的承担?
【要点提示】
酒友间相约饮酒,对彼此间具有一定的注意义务,如未尽到注意义,主观上有过错的,导致一方死亡的应承担一定的民事赔偿责任,受害人自身负有重大过错的,应承担主要民事责任。
案情:
吴喜臣是中建八局昌图左家沟大桥建筑队的打更人员。2009年4月9日吴喜臣儿子吴夺的连襟马伟的旋耕机在工作时掉到沟里,吴喜臣找建筑工地帮助。由吊车司机王岩在郝尚凯的指挥下将旋耕机吊出。吴喜臣及吴夺为了感谢王岩的帮助,于当日晚7时邀请建筑工地的王岩、郝尚凯、方树军、曹树友到吴喜臣家中就餐饮酒,陪酒的还有姜长友、马伟等人。就餐后不久,因去工地打更吴喜臣离开,方树军、曹树友因工地有事也相继离开,姜长友、马伟也离开,吴夺负责上菜倒酒等服务性工作。最后只剩郝尚凯与王岩共同饮酒,二人各饮进1.2斤白酒(4两/杯×3杯)后,均喝醉倒在炕上睡着。晚10点钟左右,吴夺发现二人不正常,郝尚凯已死亡,又找人将王岩送医院救治。后经昌图县公安局对郝尚凯进行尸体检验,作出了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证明郝尚凯系酒后呕吐物阻塞呼吸道窒息致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郝尚凯妻子宋美林和儿子郝富国为此诉至法院,要求与郝尚凯共同聚餐的七人赔偿经济损失115490元的50%即57745元。
审判:
法院认为,郝尚凯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在接受宴请时主动喝酒、拼酒而导致自己醉酒死亡,其自身负有重大过错,应承担主要民事责任即60%责任。王岩在就餐过程中与郝尚凯喝酒、拼酒,导致二人均醉酒,王岩对郝尚凯的死亡结果负有过错,应承担次要民事责任即30%责任。吴夺虽未与郝尚凯、王岩拼酒,但作为宴请的邀请人、服务人在二人拼酒过程中应负安全注意义务,因未尽职责而导致二人醉酒、郝尚凯死亡的损害事实发生,也应承担次要民事责任即10%责任。因吴喜臣、姜长友、马伟、方树军、曹树友未参与与郝尚凯拼酒,并且在郝尚凯饮酒时相继有事离开,均无过错,对郝尚凯的死亡后果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据此,法院判决:一、王岩赔偿宋美林、郝富国经济损失115490元的30%即34647元;二、吴夺赔偿宋美林、郝富国经济损失115490元的10%即11549元。判决书宣判后,当事人均息诉服判,该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一、饮酒过程中酒友具有注意义务
第一,在本案中,从饮酒形成过程来看,是属于“相约”饮酒,即受害郝尚凯是受吴喜臣、吴夺之邀与王岩等人一起相约赴宴达成饮酒的共识,这种“要约”与“承诺”的过程可以看作是一种“饮酒协议”,虽然这种协议本身没有约定相互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其饮酒本身也不能产生一定的法律后果,但是饮酒过程中产生的附随义务是存在的,因不履行这种附随义务而产生的损害后果是不能全部免除责任的,但实际上,吴喜臣、姜长友、马伟、方树军、曹树友未参与与郝尚凯真正饮酒,并且都是在郝尚凯饮酒时相继有事离开,所以这几个人不存在这种附随义务,不应对郝尚凯的死亡后果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王岩在就餐过程中与郝尚凯喝酒、拼酒,直到导致二人均醉酒,符合产生的附随义务的条件,吴夺作为宴请的邀请人并且一直参与王岩、郝尚凯饮酒的过程,也符合产生的附随义务的条件,所以此二人应当对因未能及时履行与郝尚凯“相约”饮酒所产生的附随义务而导致郝尚凯死亡的这一损害后果负一定责任,理应赔偿。
第二,朋友之间饮酒相互劝戒、照顾不仅是道德上的义务,也是一种法定义务。《民法通则》第106条规定;“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它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这里的“其它义务”是一种概括性规范,没有区分道德义务还是法律义务,因此,应当按照一般人的注意义务来理解,如果没有尽到最普通人的注意义务,就应当认定违反了“其它义务。”我国《合同法》第60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因此,饮酒过程中的具体注意义务,是指饮酒人之间应当承担的劝阻、通知、协助、照顾和帮助等义务,履行这种义务的表现形式,应当是明示的作为义务。其中劝阻义务,是指饮酒人之间均应互相劝告少饮酒或者不饮酒并且阻止已进入兴奋状态不能自拔的人停止饮酒。在本案中,王岩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该明确过度饮酒会损害身体健康甚至会造成死亡,可却与郝尚凯喝酒、拼酒,直到二人醉倒,所以他违反了一般人的注意义务,没有尽到劝阻义务,应承担一定的民事责,而本案中吴夺虽然只负责上菜等服务活动,但作为宴请的邀请人、服务人在王岩、郝尚凯二人拼酒过程中应负一般人的安全注意义务即提醒二人过度饮酒会损害身体健康甚至会造成死亡,但他却未加任何有效阻拦,所以他也违反了一般人的注意义务,没有尽到劝阻义务,应承担一定的民事责。而吴喜臣、姜长友、马伟、方树军、曹树友未参与与郝尚凯真正饮酒,并且都是在郝尚凯饮酒时相继有事离开,所以这几个人不存在注意义务,不应对郝尚凯的死亡后果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二、如何对“酒责”进行划分认定
本案中,郝尚凯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在接受宴请时主动喝酒、拼酒而导致自己醉酒死亡,其自身负有重大过错,应承担主要民事责任,王岩在就餐过程中与郝尚凯喝酒、拼酒,导致二人均醉酒,王岩对郝尚凯的死亡结果负有过错,应承担次要民事责任,吴夺虽未与郝尚凯、王岩拼酒,但作为宴请的邀请人、服务人在二人拼酒过程中应负安全注意义务,因未尽职责而导致二人醉酒、郝尚凯死亡的损害事实发生,也负有过错应承担次要民事责任,这一判决是基于“酒责”的归责原则。“酒责”的归责原则主要是过错责任原则,“酒友”对因共同饮酒行为受到伤害的其他人是否承担民事责任,是以“酒友”饮酒过程中主观上是否具有过错为一般根据和标准的。有过错则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无过错则不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的判决就是适用的过错责任原则,因为郝尚凯接受宴请时主动喝酒、拼酒而导致自己醉酒死亡,其自身负有重大过错,应承担主要民事责任,而王岩、吴夺对于郝尚凯的醉酒死亡主观上也具有过错,所以承担次要民事责任。(昌图县人民法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热门排行  
推荐信息  
没有资料
相关信息  
没有资料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 技术支持 | 鲁ICP备11001805号-1

鲁公网安备 37089702000030号